【最是那一抹白色的温柔】 D2,札幌飞钏路,初尝雪的味道

0

    D2,2020年2月2日,在千岁市青叶公园的冬日胜景中消磨半日时光,美味牛扒餐后,从札幌飞至钏路,办妥租车手续,酒店享用夜景晚餐

    说话间,就到了第二天。
    窗外的千岁市,还在冬日的慵懒中缱绻,没有完全醒来。
    千岁市是位于北海道石狩支厅南部的一个城市,是新千岁机场的所在地,因此也成为了北海道的物流集散地。由于日本陆上自卫队的第7师团以及航空自卫队的第2航空团皆驻地于此,因此全市的9万人口中,约有3万人从事自卫队的相关工作。
    之前,千岁市被阿伊努族称为“shi·kotsu”,意思是大的洼地或山谷,在日文发音中有“死骨”的意思,因为有许多鹤栖息于此,配合“千年鹤、万年龟”(日语原文:鹤は千年、亀は万年)的故事,才在1805年有了“千岁”这个名字。

    还是上篇说到的预订行程中出现的种种别扭,导致我们要在千岁消磨半日时光,再接着飞往另一座城市钏路。从札幌飞往钏路的飞机,选的是下午的,空出来的半日,是因为想着初到北海道,万一有什么问题,也有充足的时间来适应与处理。
    而原本这半日,是可以去北海道大学或者白色恋人公园逛逛的,想想还是会费一些时间在路上,更主要是这趟日本来得不易,更像是捡来的机会,所以心态调得极低,不如就在附近逛逛,轻松才最重要。
    既然一样都可以慢慢来,就先去吃个早餐吧。
    一杯茶的时间,一定是美妙的时间,藏着来自北海道的冬日呼唤。

    日式早餐,花样总是很多,最嗜的,还是米饭,就着小咸菜吃,清淡舒坦。

    小衣襟,一定是冲着碗里那米饭使劲的,最爱的吃法,是用海苔包了再吃,不仅吃出香味,更要吃出趣味。

    搜到附近有个青叶公园,不知道冬天的公园,能看什么,终归是有雪的吧。来北海道,就是来看雪的,就是它了。
    小心地走在路上,脚下除了雪就是冰。小衣襟不管不顾惯了,不知道什么是小心,跟着摔了一个又一个。小衣襟走得慢,边走边玩,对路过的每一片雪花,都想摸摸碰碰,爱得不得了。

    每个路口,都会看到橙色的箱子,探头去望,原来里面放的是砂石,专门对付路滑。日本人做事的细节,又窥见一处,佩服佩服。

    家家的院子里,都放着除雪工具,消防站更是如此。这里的冬天,应该挺漫长的吧,雪下得多,可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
    都是习惯问题,估计住在这里的人们,对四季的变迁,以及由此造成的不便和增添的劳动量,没有怨言,只有习惯。

      小麻雀,总是在冬天里,更活跃,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飞来飞去,为了找吃的。 
    衣着笨拙,脚步笨拙地走啊走,离目标的距离,却还是不见缩短。
    黑狗看不下去了,跑过来为我们引路,壮胆。

   

 走着走着,跨过流贯千岁市中心的千岁川。冬日的河流,不曾结冻,可见北海道冬日的气温,正是游客们都说的不冷。

    青叶公园,就在千岁川的南岸。

    明明到了公园门口,小衣襟却不肯进入,因为在这个在南方生活的小姑娘眼里,路边的雪,已经足够美、足够玩耍了。

    进入公园的人,都是有备而来。
    青叶公园是一处保留着原始自然味道的都市公园。公园里的通路,极宽阔,平坦,有雪具,就是免费的滑雪场。
    没发现日本人这么爱玩、这么会玩,显然是四季分明的北海道,妙趣多多。

    小衣襟开始追问、不停追问、一直追问,那些人的雪杖和雪板,是从哪儿来的,因为自己也想有、太想有,心情急不可耐。
    而再怎么问,我们都没有,小衣襟是失望的。
    踩着雪向坡上走,遇到的枯枝,绝对是冬日里不可多得的美景。

   
    也给小衣襟郁闷的心情,稍稍解了围。
 
    我们来这个公园,显然不是为了滑雪的,兴趣点只能降低再降低。
    别人习惯了的冬日素白,在我们眼里,却是难能可贵的背景,拍拍照,已经美得像中了大奖似的。

   而心情稍稍明朗那么一丢丢,又被刺激了。
   看当地小朋友,不仅天天可以看到雪、摸到雪,更可以玩出我们想都想不到的花样来。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时候,绝对不只是小衣襟想不开。
 
    小鸟飞上飞下,在一边看热闹。
    青灰色的小鸟,身子圆滚滚的,像写在冬天里的符号,扑楞楞,满天满地地欢快着。

    林间的鸟儿更多,借一棵半卧的树做掩护,倏地飞上飞下,再调转身体,小跑着藏到树后去,正是小衣襟喜欢的捉迷藏游戏。
    整天对着小衣襟,难免疲劳。而小鸟的出现,让人耳目一新。

    镜头追着那些小小的身影,咔嚓咔嚓声响彻了整个树林。
 

    是的,林间没什么人。
    整个林子,都是我们的专有天地。
    来公园的当地人,都是奔着滑雪的,大路成了成熟的滑道;而游客,都会去白色恋人公园,不会来这个僻静的青叶公园。
    所以,林子里很干净也很安静,脚踩在雪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发出咯吱咯吱声。

    注意力还是更多放在那些小鸟上,换了一波又一波,怎么看怎么觉得有趣。

    小松鼠也跑了过来,并不怕人。
    估计都不缺吃的吧,鸟也好,小松鼠也好,状态都非常好,身体丰腴,目光炯炯有神。

      小衣襟也如法泡制,趴到树上,也要做那只小松鼠。

    寂静的林间,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喧嚣了。

    走走停停,小衣襟的眼里,看什么都新鲜。
    因为平日不得见。
    没有哪个小孩子,不喜欢雪吧,就像喜欢沙一样。

    也确实,藏在这林中的光影,丝丝缕缕,都是唯美。

    脚步和眼神,都跟着,哼起了冬日里的欢快歌谣。

    爱不够这里的白色,还有阳光。

    天空瓦蓝瓦蓝的,眼中的雪,白得发光发亮。

    走着走着,走回到大路上。
    标准的公园配套设施,出现了。冬天,有没有水可以喝呢?带着这个疑问,小衣襟扭了扭笼头。其实结果不重要,过程有趣就好。

    儿童娱乐区,自然逃不过小衣襟的眼睛。
    大冬天的玩这些,小衣襟非常急于一试。手套都不戴,就爬了上去。

    刚刚还说累的小衣襟,电力当即满格,忙得停不下来。

    速度带来的快感,被软绵绵的雪接住。
    小衣襟的笑声没停过,如银铃般,有很强的穿透力和感染力。

    不远处一个白色的大圆球,以为是雪。
    走近了才发现是软胶的鲸鱼,很滑,爬上去还是费了一些力气的。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原路往回走,还是有小鸟一路伴随。

    显然是送行,并欢迎我们再来的意思。

    原路往酒店方向走,路过一家牛扒店。
    雪地里耍了小半天,体力是严重消耗了的,想到牛扒的味美,口水就要流出来。
    不大的餐馆,里面整洁得一尘不染,更温暖得像是夏天。牛扒的香味充斥着所有的空间,每一个毛孔都炸开了,炸的是贪婪。
    当盛在铁板里的牛扒端在面前,嗞嗞的响声是在说:不要太好吃了哟~~~看小衣襟面对牛扒的神态,就知道,是醉了。

    牛扒馆距离酒店,真的不远了。
    又遇到街心的儿童娱乐场,蓝天之下的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强。

    看小衣襟的眼神,就知道,一定要满足一下小姑娘的心愿,更何况时间还是充裕的。

    行李早收拾好了,寄放在前台。
    同伙进酒店取行李,与小衣襟在门前静候,发现便利店。想起昨晚睡前的大肉包子,问小衣襟可否想吃,果然是连连点头。
    明明从牛扒店里走出来没几分钟,当热乎乎的大包子到手,小衣襟立即开动,顾不上正站在街角。

    一只包子飞快地进肚,这才坐上出租车。5公里的距离,打车和坐JR,费用上没什么大区别。
    还是昨儿来时的那个新千岁机场(New Chitose Airport),是札幌市的主机场,也是日本国内面积第一大的机场,其航站楼在设计上,还是比较有特色的。
    一惯的谨慎出行,来早了。剩下的时间大把,需要消磨。
    带小衣襟逛店,发现了蜡笔,还有画本。当这些东西得手,小衣襟美的呀,鼻涕泡都汩汩地冒出来。当即动笔,画的是丹顶鹤,彩色的丹顶鹤,飞舞中的丹顶鹤。因为行前小衣襟就知道,我们来北海道,会看到丹顶鹤,尽管丹顶鹤要明天才能出现。跃然纸上的,是飞在心里的丹顶鹤呀!

    穿着厚厚的衣,在温暖的机场内候机,难免燥热。冰淇淋的出现,简直就是太贴心。

    饮料机工作人员,工作的时候,是跪在地上的。
    不知道小衣襟看在眼里,领悟到了什么。

    刚刚晴朗的天空,飘起了雪。
    绵绵的雪。
    可惜,我们在航站楼里,出不去,只能透过玻璃窗,远远地望着。漫天飘雪啊,多少年未见的景象啊,就这样,置身其中。
    北海道的冬天,果然,雪说下就下。遇见雪,遇见远走的时光,遇见天地间飘洒的白色温柔……

    飞入钏路的航班,准点。
    跑跑跳跳,说说笑笑地,等着。

    飞行时间只有45分钟,飞在空中,可见脚下的山川异域,蜿转绵延,风月同天,美仑美奂。
 

    到达钏路上空,已是黄昏时分,盖了雪的大地上,铺了一层金色的夕阳光。

   钏路是北海道仅次于札幌市、旭川市与函馆市的第四大都市,是北海道东部的经济、文教、交通中心,人口19万。

    机场里,等候行李。
    小衣襟把行李车玩得风声水起。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机场里的人,大多数,都是没戴口罩的,坐在飞机上,也只有三成的人戴口罩。这里是北海道,远离东京那样的繁华之地,应该是病毒还没侵染过来。

    传说中的丹顶鹤,大批量出现在图片里,还有鹤蛋。要不要这么延伸啊,看来见到真身不是梦了。

    机场里,找到租车公司。有工作人员开着车子带我们去到租车行的办公区,就在航站楼的对面。

    同伴办手续时,小衣襟不肯在屋子里等,在院子里,乐颠颠地,搬雪块玩儿。只要有雪,小衣襟就停不下来。白雪当前,最兴奋的小孩,就是小衣襟了。

    顺顺当当地办妥了租车手续,没出任何岔子,这一点上,日本人比荷兰人厚道多了。
    顺顺当当地,开着车子,到了我们预订的钏路王子酒店。
    顺顺当当地,把车子停在停车场里,发现酒店门前,落了一小薄层清雪,走起来直打滑。
    小衣襟最爱这种感觉了,人已经上了电梯,嘴还乐得合不拢。

    酒店房间里,案头上,落了两只丹顶鹤。
    贴心、温暖。

    还有一些旅游资料,其中竟然也有之前研究过的那两条定期观光巴士线路,只是我们已经不再需要。
 
    最初订这家酒店,是因为机场穿梭巴士、定期观光巴士,在这家酒店门前都有停靠,离JR和钏路食堂都不远。   
    入夜了,不想再去什么食堂,不如就到酒店的餐厅吃点儿东西。
    摆在餐厅门口的大熊,早看过,在一艘鲸鱼的帖子里。
    小衣襟这一天是兴奋得过头了,精力所剩不多,不肯再给大熊拥抱。

    这家酒店有些老,却是钏路的地标之一。
    餐厅位于17楼,很高也很宽,透过窗玻璃,可以看到两边的海景和市景。
    所以,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氛围和心情。

    20世纪初期,钏路还是一个经营水产业的小镇,城市是以钏路港为中心沿着海岸建设起来的,所以还保留着旧时的一些港口风貌。
    不过说实在的,夜色倦倦沉沉,也看不清太多。

    到底还是握在手里的那碗面,更实在。
    吃在肚里,心中有货。
    钏路的夜晚,因为嘴边的食物而充实、温暖。

阅读(2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