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 一朵花开

     网购的一叶莲,碗大的叶片。
     叶,只有一片,不然,就不是一叶莲了。
     叶片下方的茎部,藏着一些花骨朵,不过细小的浅色尖尖,若不识这花,便不会知道。
     泡水,放…

阅读更多

五月的凤凰花

    时间进入五月,发现小区外小路口的凤凰木,开花了。
    那棵凤凰木,应该是早就长在那里了吧,却还是第一次看见它开花,且一开就是一树灿灿的红,丝毫不用与谁商量,那是出自花心的一份高兴,风儿应…

阅读更多

葱花也是花

    说来,已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还是2019年从老家坐飞机来的几棵大葱,不舍得吃,插到花盆里,期待它们变多、变壮、变肥美,再下锅入肚。
    原本长在东北黑土地里的大葱,是水土不服的…

阅读更多

【深圳 · 东湖公园】 秋菊有佳色

    一年一度啊,天冷了,菊花就开了。
    地点,还是东湖,只有东湖。
    选在周末去看菊花,因为小衣襟和暖宝,工作日都没空,忙着上幼儿园。
    约好的早上,发现天有点阴。去往东湖…

阅读更多

绿豆的绿

    闲来,在烟灰缸里洒了一小把绿豆。
    初心,是让小衣襟对种子发芽的过程,有更真切的体会,加深印象。

 

    只过了一夜,绿豆就发芽了。
    也发现,豆子洒得有点多。空间变得拥挤…

阅读更多

凤凰花开满城红

 

     凤凰木,仿佛一夜间,开满了全城。亦如熊熊烈火,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点燃。

     红五月,就是应该这样红。木棉刚刚落幕,火焰树还在枝头跳动,凤凰木已经迫不及待地过了接力棒。
   …

阅读更多

曾为梅花醉似泥

    岁数这么一大把了,似乎还未见过梅花,真的梅花。    在东北土生土长的年代,以为梅花只会开在江南。    近几年知道广东也可以赏到梅,花期在春节前,惠州、韶关、从化都有上规模的梅园。为这梅,一…

阅读更多

雨中的枝蔓(百香果)

 
 
    九月,值秋。
    而夏,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午后,眼见着天就黑了下来,紧接着,暴雨倾盆而下。
    卧在床头听雨声,想起久未动用的相机,何不在因雨而不那么炎热得…

阅读更多

铁树的新枝芽

 
    铁树,小区的花园常常会种植几株。
    铁树开花,有雌雄之分。雌花开起来,像个天外飞来的大怪物般,有两三个足球般大小,枯黄的颜色,布满长着绒毛的刺头,叫人不感触摸甚至接近。 雄花则与…

阅读更多

【夏的影子】 红蝉花影

 
 
     首先教大家认识一种花,它的名字叫红蝉花。因其花形似黄蝉,故称红蝉花,又名双腺藤、飘香藤。其花大色鲜,花呈喇叭状,开放时有香味,花冠五裂,花期长达半年以上。它的原产地在南美洲的巴…

阅读更多

【夏的影子】 假苹婆

 
     这假苹婆,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一向对红色比较敏感,散步的时候被挂在树上的那些红色片片所吸引,停下来抬头看了又看。瞧它那小模样,多像金龟子啊。只是分不甭绽开的红色部分不知是花…

阅读更多

【夏的影子】 紫薇季节

 
 
      六月是属于紫薇的季节。
      一场透雨后,这个城市里所有的紫薇都齐齐地开花了。眼球已经习惯了木棉、火焰、凤凰花的红;黄蝉、金凤、黄槐的黄;桂花、茉莉、桅子的白,急需要这…

阅读更多

【左岸有家】 百香果开花了

 
 
    种了两年的百香果,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开花了。
    从未见过百香果开花。早上还未发现敌情,中午就有如此奇异景色,人生中的头一回,此类大事,怎么能轻描淡写呢?马上请出单反微距,…

阅读更多

深圳洪湖公园 · 又是一度荷花节

 
      又值荷花盛开的季节,处处可见荷影飘摇,端午假期闲来无事,也去凑个热闹。
      洪湖公园的荷展近年来名气是越来越大了,种植的面积确实不小,但感觉开在这里的荷花,花开稀疏,身材也…

阅读更多

木棉飞絮

 
 
    木棉的花事,在每一个春天,轰轰烈烈地开始,悄然无声地落下。总是不经意间,就绽放出一树的红花;又总是在不经意间,结出一树寂静的棉桃来。
     棉桃泊于枝上,像一只只小鸟,装载着…

阅读更多

【2013 春之韵】 提着太阳照路

 
    最近对高晓松的《晓说》很着迷,一集不落地都看了,个别章节看一遍不过瘾,又看了第二遍,比如《揭秘朝鲜战争》、《民国往事之才貌双全林徽因》、《华语乐坛三十年》、《大师照亮八十年代》等。还买了高…

阅读更多

【2013 春之韵】 无情的雨 柔情的你

    《我是歌手》,是近期一直在关注的节目。听了那么多期,喜欢的歌有好几首,而常常反复听的却是周晓鸥的那首《无情的雨 无情的你》。这首歌被当期的听审团给了最差的评,第七,而我却深深地被它打动,也为周…

阅读更多

【左岸有家】 迟开的水仙

     每年春节前一个月,朋友都会送我们几颗水仙头,泡在水里之后,花期正在春节。      而我们几乎不在这个家里过春节。     体验过几次之后,为了让自己能够充分地享受到水仙花开的美丽,自私的我…

阅读更多

李花怒放一树白

            李 花                  唐 李白     春国送暖百花开,    迎春绽金它先来。    火烧叶林红霞落,    李花怒放一树白。        这年…

阅读更多

那年 · 花事

      2012,那年,有很多流言流语,喜玛拉雅的船票还在热卖中,不知不觉就近了岁尾。    世界末日,与那棵花树无关,在阳光逐渐惨淡的立冬之后,兀自盛开。    粉盈盈的花儿,串连起悠长的梦。…

阅读更多

11月 · 深圳 · 市花展

      光棍节的前一天,走进莲花山公园时,已经快中午了。30几度的气温,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立冬了,北京已经下雪了,而深圳的气温却依然居高不下,平常的年份都是如此,也便见怪不怪了。    …

阅读更多

五月的颜色 · 雨

    五月的颜色,说它红也好,说它缤纷也好,都离不开雨的滋润。
    这一年的五月,雨水尤其的多。丰沛的雨水不仅滋润了万物,而且有降温的作用。天一直热不起来,晚上睡觉就尤其的舒服,迄今空调只开过…

阅读更多

五月的颜色 · 水石榕

    五月的颜色,喧闹中不乏素雅,比如这一颗颗倒挂的水石榕。     小小的身影,藏在密密的树叶中,风不起,不会抬头。而不抬头,是不会发现它们的。它们就静静的开在那里,来往路过与否,与它们全无干系…

阅读更多

五月的颜色 · 荷花

      每年六月,深圳洪湖公园都会有荷花展。花开时,铺天盖地的,望不到边。     原准备六月中再去探望,网友镜头里的荷花却已经悄然开放了。为了赶这个时髦,为了一暏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惊喜,周末微…

阅读更多

五月的颜色 · 金凤

    五月的颜色中,当然少不了金色,于是便有了这天雨后的金凤。     金凤,是一位银行同事姐姐的名字,所以一下子便记住了它。第一次见金凤是在三亚,纤长的须,飞舞的翅,常常不在一个焦平面上,这让菜…

阅读更多

五月的颜色 · 月季

 
      五月,主调是红色,却红得并不孤独。       因为还有那些姹紫嫣红,高声来和,为这五月的合鸣。       没想到在农园路中间的绿化带上,竟然植了许多株月季,前优时间路过…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