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年】 正月十五,花好月圆

    一晃,就到了正月十五。说好的聚餐,继续进行。
    一早,各路人马又聚齐了,麻将先走起。我的姐姐,除二姐外,都是麻将高手,一边摸着麻将牌,一边聊着天说着玩笑话。不会打麻将,却能体会得到她们…

阅读更多

【我家的年】 初七,开工大吉

    大年初七,各自开始了各自的忙。
    这一天,大家的重物钟不约而同,都调回了一日三餐的节奏。起得早,早饭自然吃得早,放下在碗筷,看时间还很早,不如带着留守的部分家人,去公园,再看看花。…

阅读更多

【我家的年】 当初三遇到情人节

    农历大年初三,是个特别重要又特殊的日子,那就是中国年,遇到了西方情人节。
    西方的节日,与中国人的关系其实不大,关乎的是心情。巧克力与红玫瑰书写的浪漫氛围,让追求美的全体地球人的内心,…

阅读更多

【我家的年】 大年初二,逛花海

    时间到了大年初二,早起饭后,有人提议说出去逛逛。
    不知不觉,在屋子里待了好几天,还真的要出去透透气。
    天气很好,腊月廿九那天有些微雨,有人说是人工降雨,因为深圳已经持续七十…

阅读更多

【我家的年】 除夕

    2021年2月11日,牛年,除夕。
    贴对联、穿新衣、拍照、张罗年夜饭、发压岁钱、观看春晚、夜半饺子,是我们家的除夕,例行的几件大事。
    2021年的除夕,家中人手充裕,各负其…

阅读更多

【我家的年】 预热篇

    过年,是我们这个大家族最重要的仪式,要说准备工作,是从上一个年后就开始的。虽然,2020年春节后,疫情肆虐,但对未来世界的美好期许,让大家期待的心情,逐日蓄积。
    2021年春节的主办…

阅读更多

温暖诗意,人间烟火

    受疫情影响,六姐一家滞留深圳,两月有余。
    家里有六口人,每天的吃吃喝喝,是最重要的事。先要想着吃什么喝什么,然后实施采购,再具体到煎炒烹炸,生活围绕着一日三餐进行,忙碌并快乐着。…

阅读更多

2019,新年第一天

    2019,如期而至。
    新年第一天,家人约了一起喝茶,共贺新年。
    出门前,没忘记带上相机。喜欢给家人拍照,而新年,自然不能例外。
    镜头下,记录家人的甜美笑容,新年新…

阅读更多

繁花似锦 · 生日快乐

    又是生日。
    因为有闰月,今年的生日来得比往年都要晚一些,过了立冬,也过了小雪。
    很想,过个有雪的生日,且不说雪花漫天飞舞,单单想想天地间的那份纯白,已经心驰神醉。
    也想…

阅读更多

老家,老家

    这个七月,又回了一次老家。
    哥哥离开我们,整三年了,回去是为了祭拜。
    三年间,每当忆起那份手足亲情,心中都会痛了再痛。我们生长在一个大家庭,小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哭了,另外的七个…

阅读更多

我家的年(续篇)

    我家的年,32口人一起聚,场面之壮观、之热闹,非一般人家所能及。
    组织方辛苦了,也感谢参与方,若不是大家齐心,哪有如此欢乐的年!
    这是续篇,是图片的汇集,从年初一,到正月十一。…

阅读更多

2017,我家的年

    2017年1月26日,农历猴年腊月29,小衣襟睡醒了,算是与大庆的亲们正式聚齐了,整整32人。
    家族中有人腊月29过生日,所以每年都是大家陪着一起过,是个极会挑选出生日期的聪明人。早餐…

阅读更多

暖宝周岁生日那天的配角

 

    这时间啊,过得可快呢。一晃,暖宝已经有一周岁了,而小衣襟这个小姨,前辈的地位也是愈加的清晰和坚固了。
    暖宝的生日,是80后的妈妈全程策划安排的,果然让我们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也因此…

阅读更多

2016,我家的年

    我家的年,自1994年起,一直是兄弟姐妹们一起过的,连续有20几个年头了。 
    父母养育了兄弟姐妹八人,是他们言传身教给儿女们优良品德,才使得这个大家庭在日益壮大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牢固…

阅读更多

冬天的生日,没有雪

 

  
    节气上,早就立冬了,而深圳白天的最高温度还在28度左右,穿短袖有时还冒汗,晚上睡觉甚至还要开着空调。所以,冬天的生日,没有冬,更没有雪。
    而老家,自十一时就开始下雪…

阅读更多

【 2015春节】 我家的年

    说话间,正月已经走到了最后一天。
    没理由再拖下去。还是要在这里,做个交待和记录。

    一家人聚在一起过春节,有差不多20个年头了。而2015这个春节与之前诸多春节的不同之处,在于…

阅读更多

想你,不止一百天

    今儿霜降。而老家,已是凛冽的冬。
 
    夜里起床喂小衣襟奶,便再难入睡。时常在夜里,或梦醒时分,想我的哥哥,我唯一的哥哥。100天,哥哥离开我们,整100天了。
    那冰天雪地…

阅读更多

想你,妈妈

    母亲离开我们,整三年。 
    母亲长眠的那块黑土地,又变成了金黄色。
 
 
    祭拜的人群中,还是少了我一个。抱着小衣襟窝在这个远离母亲的城市,心中有泪,免不住湿了衣袖。…

阅读更多

院子里的葡萄熟了

 
    院子里的葡萄熟了
    可是种葡萄的人
    哪儿去了
 
    还有那些花儿果儿
    都记着你的汗水
    可是你 哪儿去了
 
    远去的你
   …

阅读更多

他曾用力地拥抱过生活

    哥哥辞世,已经有五天了。
    这五天,一直过得恍恍忽忽。一直不相信是真的,而事情却明明就是真的。
    朋友们的短信、电话以及探望,都只能让我更加的泪如雨下,再怎样的安慰语,都让我沉…

阅读更多

剜心剜肺的痛中,不想放手

    早上听说哥哥昨晚被车撞到的消息,下午哥哥人就走了。
    痛,剜心剜肺的。
    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哥哥,那么疼小妹的我的哥哥啊…..
    因为小衣襟才出生47天,大家都不让我…

阅读更多

相思无处

             ——写在父亲过世三周年
 
     时间是最不耐消费的东西。
     指缝间,又流逝了三年。
     自这一天起,阴阳将彻底隔断。而这一天,父亲的八个孩子除了我…

阅读更多

母亲予我之 彩色时光

 
    送别母亲,快两年了。
    母亲走得那么匆忙,没给我陪在身边的机会,但那一刻,冥冥中,母亲引我去到深圳湾畔,那里有一片长春花盛开的海洋,那是母亲的天堂花园。
    自此之后,家中…

阅读更多

送别大姐夫,情难舍,缘不断

    2013年4月22号凌晨,大姐夫突然脑出血,当晚送医院,在哈尔滨医大一院做了两次手术,包括一次开颅。因有多处出血点,血压也降不下来,脑疝、脑干移位,5月1号早上,离开了这个世界。    大姐夫…

阅读更多

大姐夫,加油

    这几天过得纠结万分。    昨儿大早接到大姐夫的病危通知,其实病危时是在凌晨,那天睡得早,不知实情,大家也没叫醒我,因为最早的航班是早上8:50的。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机场,结果因为前晚的雷暴天气…

阅读更多

回家过年

    蛇年春节,由大姐家做东,说好了大家一起过。
    习惯了一大家子人一起过年,尽管小宽的假期只有五天半,还是决定回老家去过年。这五天半时间里,小宽有四天需要飞,平均每次飞四个小时。
   …

阅读更多

想你

知道你在 在 世界的一端 赐予我生命 还有勇敢   知道你在 在 女儿的身边 遥遥的相爱 还有想念   知道你在 在 温暖的春天 托起花世界 芮浸香甜   知道你在 在 潮…

阅读更多

大年初八,家宴

时间已经是大年初八了,年味依然浓浓,热闹不减。 排期一直紧张,初八的正餐,终于有机会在家中慢慢的煮,慢慢的吃,慢慢的喝。   1、盘中的蛤蟆是专门给我们留的,因为保管不善,曾经跑得满屋都是。圆滚…

阅读更多

2012,从今天开始,全新的开始

    2012年开始了,小宽也要开始他的全新学习生涯了。     因为在网站上购票时使用了返回键,所以飞新加坡的机票就成了今晚的最后一班,要晚上九点才从香港起飞。     晚有晚的好,因为如此一…

阅读更多

百日祭奠

 

     

     小雪 覆盖在母亲的坟头 纸火 燃起儿孙们的不舍 母亲 您离去的这一百天 我们 用眼泪来书写思念   百日祭奠 女儿还是泊在南…

阅读更多

忍不住的,是眼泪

行驶的车里,一个人的时光;虽然耳边广播声不绝,思绪却时时,无际飞扬。         自从母亲走后,关于母爱的种种细节,常常塞满了车厢;泪,盈盈满眶。         刚刚走进好友的新浪博客,她也…

阅读更多

妈妈,今天我过生日

            今天与往常一样,早早到了公司,登录QQ,在签名栏写出标题中的几个字,然后眼泪就迸出来,一发不可收,甚至演变成放声大哭。因为时间早,同事们都还没来,所以不用担心被别人听到…

阅读更多

想念母亲

    这三天,都是一个人在家。     待在空落落的屋子里,比屋子更空落的,却是我的心。     在蜜罐中生活了四十年的人,突然间失去了母亲,虽是人生之常态,在我,却是宇宙倾斜、塌陷的开始。…

阅读更多

哭泣的国庆节

    国庆小宽放假,带他去看医生,化验结果要下午才能取,只能先打马回府,顺路去了山姆。     节日的山姆,顾客非常多,商家都在利用这时机搞促销。固元膏将货架移到了商场的入口,看到那熟悉的包装,眼…

阅读更多

母亲的天堂

    9月18日早上,知道母亲生病了,但来自老家的消息说暂时无大碍。终是提着一颗心,准备过两天就飞回去。     下午,在家里待不住,非常想出去走走。提议去商场给老妈买几件新衣带回去,LG却坚持要…

阅读更多

今天是三姐的生日

    今天是三姐的生日,五姐告诉我时,我才知。     昨天才从老家回来,却因为不知,而没有送花给三姐。     拔通三姐的电话,强忍着哽咽,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当说到那句“生日快乐”时,还是…

阅读更多

别母亲

    9月18日,早上起床,接到二侄电话,就母亲生病了,在县城医院住院,心肌梗塞。急忙给三姐电话,说是病情已有缓解,大姐也说,不要我着急,不必赶着回来。     其实放下电话就赶向机场,我就能够看…

阅读更多

生死两茫茫

    父亲在世的时候,一病就是八年。     每年都回去看父亲,但因为距离的遥远,少时一年一次,多时一年三次,每次在父亲身边停留的时间,最长不过十几天,仅此而已。     时光的流逝间,不见父亲…

阅读更多

父亲的福

    今天是父亲离开的第二十一天,不能回去为父亲烧些纸钱,只能在遥远的地方,想念父亲。     想念有很多种情愫,这二十一天,痛得太多了,所以今天只想想父亲的好。     父亲是有福之人,且在这…

阅读更多

送父亲离开

    2011年的农历3月19上午11时08分,父亲停止了呼吸,享年78岁。    三天前的下午,接三姐带着哭腔的电话后,深圳的机票已经售馨,还好广州有两张回哈尔滨的头等舱,便与五姐一起,一路狂奔,…

阅读更多

想念,给我的父亲

    昨夜回到熟悉的城市,却找不到熟悉的感觉了。    生命中曾经有过,一下子便什么都没有了。手里空空的,心里更是空空的。    眼泪总是不觉的淌下来,在娃娃脸上纵横。我还没长大啊,父亲,您却离开了…

阅读更多

翻看家书,翻开那些旧日时光

    至今仍留有通过邮局来往的信件,这些信件的书写时间,自高中住校开始,一直持续到工作以后。     信件尤以大学时为多,就读的大学远离家乡与城市,荒郊野岭的,时时感觉孤独。加之刚刚结束了只管埋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