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一抹白色的温柔】 D6,阿寒湖-旭川,抱拥可爱的帝企鹅

0

    D6,2020年2月6日,从阿寒湖经层云峡冰瀑到旭川,在旭川动物园与帝企鹅亲密会见

    在阿寒湖住了三晚,是时候离开了。
    空气中,都多了不舍的成份。

    这一方世外般的冰雪天地,纯净、美好,让人不舍得离开。

    山间的公路,披着白雪,美得让人不敢大声呼吸,恐惊了这天地间的静谧。

    盼着有小狐狸再次出现,这一次,我们是备了好吃的在后备厢里。
    大概是太早了,亦或是狐狸已经吃过早饭了吧,再没等来那自然界中我行我素的可爱精灵。

    或许是冬日常见的雪观,在远道而来的我们,却是难得,丝丝缕缕,都想收藏起来,留给没雪的日子,细细口味、慢慢把玩。

    向着旭川的方向走,经过山林,也经过雪原。
    整个北海道,都被厚厚的雪被子盖着,暖暖和和的,等着春的到来。

    每一幢小屋里,都在上演着温暖的故事。

    只想着赶路,一口气赶到旭川,那儿的动物园里,有帝企鹅在等着我们。
    不想,窗外突然出现了一群冰雕一样的存在,前方还有停车场,那么这车,是一定要停一停了。

     原来这里叫层云峡,是一座由火山岩堆积而成的大峡谷,因岩石质地的不同而产生了高低落差的峡谷景观。
    到了冬天,瀑布会结冻,成为我们眼中的特殊景观,即冰瀑。
    此类东东,小衣襟见得少,置身其中,难免兴奋。

    冰瀑节活动,显然是北海道当局为了推广冬季旅游而推出  的。将自然力量所形成的各种结冰建筑加以规画,成为冬天天然的地景艺术活动。

    那些冰瀑,外观应该是原始状态下形成的吧,里面被开凿出来,弄出不同的造型。
    至于具体是什么内容,可任由想像。

    弄这些造景,少不了冰块,以及各种组合。
    在小衣襟的眼里,这一切都是新鲜的,神奇的存在。

    桌椅板凳那些,更是不少,可以坐下来上一节课,也可以喝一杯。

    在冰屋子里畅饮的感觉,一定是非常美妙的吧。

    神社,也被北海道人搬来了这里,名为冰瀑祭。

    里面的神位上,被人们贴了硬币,远看像是麻点,看上去有些奇怪。
 
    当然了,有冰雕的地方,就一定不会少了灯光。入夜之后的这里,该是另一方天地吧,只是我们只是路过,看看热闹就好了。
  

    因层云峡位于风口的原因吧,风大,不停地吹在脸上,极冷。
    一边有临时搭建的简易屋子,拿着门票进去,可以领一杯热奶一样的酒精饮料。
    喝下肚,真是暖和,太舒服、也太贴心了。
 
    离开层去峡,接着踩了一脚油门,就到了旭川的旭山动物园
    这个动物园,是当今年代日本名气最旺的动物园,也是全日本参观人数最多的动物园,凡是来过北海道的游客,可以说无人不知晓。而这间动物园的名气具体如此巨大的关键元素,是帝企鹅。
    2020年2月6日,旭山动物园帮我们记得。经营理念的创新,才是这家动物园深受人们喜爱的主要原因。

    赶了半天的路,肚子早空了。
    进了动物园,先不急着去看企鹅,填饱肚子更要紧。在门口的那间餐厅随便点了些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开展其他活动。
 
     冬天的动物园,还真的不乏看头,都是超可爱的萌宝款,任由心地原本简单的人,欢喜得收不住。

    那些简易款的冰灯,更是让童年的记忆,源源不断地涌上来。
    小时候,逢过年,老父也是会这个制作冰灯的,为孩子们的年,增添趣味和欢乐。
 
    经过雪滑梯,正中小衣襟的下怀,爬上去,滑下来,乐得嘴角一直咧着。

    这些年,和小衣襟一起逛过的动物园,不在少数,而冬天里踩着雪逛的动物园,却还是第一家。
    一切都那么新奇,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

    留在2020开年的记忆,尤其的深刻。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企鹅馆。
    尽管之前一直都在贪玩,但是目标却并未偏离,因为企鹅馆,并不难找。

    企鹅馆里居住着四种企鹅,其中包括国王企鹅。
    馆中有一个水中隧道,让人走得满怀希望。

    在水中隧道,看到了企鹅在水里来回游动的样子,它们还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水中跳跃,比在陆地上行走时摇摇晃晃慢吞吞的样子,实在是不同的,很颠覆。
     还看到企鹅在岩石间跳跃的样子,上上下下,都是靠跳的,也只能是跳。

    走到室外,看企鹅,看得更清楚更清晰了。
    而看得真切了,企鹅的可爱模样,才更真实了,不再是想像。

    远看这些身披黑白分明的大礼服的企鹅,长得都差不多,近看,却又分明不同。
    但具体到哪一个,是公是母,还真的分不清。

    帝企鹅是现在企鹅中体型最大的,身高一般在90厘米以上,最高者有120厘米,和此时的小衣襟相仿。

    企鹅是群居性动物,习惯了挤在一些防风御寒。

 

    除了黑色的大礼服,这些企鹅还有淡黄色的颈部,鲜黄桔色的耳朵,乳白色的腹部,赤橙色的喙。
    自然才知道,为什么它们会启用这样的组合色来装扮。

    企鹅的毛,像打了蜡,富于光泽。

    它们中还挤了一只棕色毛的,是企鹅中的未成年者,尽管个头与成年企鹅几乎没有分别。
 

    来观看企鹅的游客,一直没断过,而观望点位置有限,需要等,像企鹅一样不慌不忙就好。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等待是一种修行。

    见工作人员出现,大概是表演时间到了。
    人们迅速地在企鹅馆前的通道两边排起队来,也挤于在其中,继续等待。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表演才开始。
    只见通道打开,企鹅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之下,列着队,摇摇摆摆地走了出来。

    为这样的场景,等待是值得的。没去过南极的人,在这里过过眼瘾,也是一种幸运。
    企鹅有的走得快,有的走得慢,走走停停看热闹是常态。

    围观的人们,人手都用摄影摄像设备对这群企鹅进行了现场版本的记录,身边的一名男子更是同时启用手机、单反和Gopro三种设备,将摄影摄像的动作进行得有条不紊。
    整个企鹅队伍从眼前走过,不过短短几十秒,却给人群带来了极大的欢喜、幸福和满足。

    这个动物园里除了企鹅,还有很多动物可以看。
    海豹馆里,有很多只海豹,可以看到它们在陆上、在水中,不同的姿势、不同的样子,都是萌萌的可爱款。

    北极熊也是有的,这一次,它们被一面玻璃隔着,时不时靠到小衣襟面前,用嘴巴拱一拱玻璃窗,露出一嘴长短不一的牙齿,虚张声势吓唬吓唬人而已,至少小衣襟是一点都没害怕。

    小衣襟喜欢的是企鹅帽,扣在头上,由着工作人员帮忙拍照,出园时可以领取打印出来的纪念照片。

    雪中的白狐,显然是不缺吃的,体态丰腴,皮毛极好。

    雪地中一动不动的猫头鹰,也是每一个来到旭山动物园的人们拍摄的重点。
    不细看,它真的就像一团白雪,卧在雪中。

    狼的目光中,透出来的东西,总像是很饥饿的样子。

    还见到一种体型很大只的老鼠一样长相的东东,不知具体是何方神圣。

    小衣襟的手里,一直捏着动物园地图,走哪个方向、哪条路,都听小衣襟的就好。

    温度计上显然,这里的温度是零下8.5度,逛起来并不感觉冷。
 
    把动物园走了个七七八八,再一次与雪人合影,留下纪念照后,就撤了。

    旭川的酒店,订的是JR,就在JR车站里。
    开篇说过,这间酒店是没启用租车方案之前订的,出行方式改变之后,请网站帮忙联系酒店,却不给通融,住与不住,都不退钱。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来住。
    和想像的差不多,进了城市,还是最中心的商务区,停车肯定不轻松。果然,问了再问,在停车场里进进出出至少两次,才忐忑着,算是把车子安置下来。
    上楼,办好入住,见车站广场上,有一块应该是冰场一般的存在。
    下雪了,雪花在灯下飞舞,很温暖的场景。

    既然是住在JR车站,那么吃的东西一定不少,而且楼都不用出。
    小衣襟只想吃鳗鱼饭,只能陪着小衣襟,找一家相对传统的日式餐厅,看着小衣襟吃得又快又香。

    饭后,在商场里散步,经过一家布店。
    从未见过布品如此丰富的布店,且缝纫用的所有工具、辅料以及衍生产品,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惊叹连着惊叹,好想这家店,是自己家开的,即使是闭着眼睛,闻着布香都是好的呀!

     就连一向处世不惊的小衣襟,都眼花缭乱了,手脚都不知如何安放,情难自禁。
 

    到底还是忍不住,下到一楼,来到广场上,向着那处灯光明亮的地方跑过去。
    果然是一处冰场,小衣襟有心要滑,却没有带没人陪。以接下来我们要去滑雪为由,安抚小衣襟的情绪,倒也不难。

    雪一直在下,只是黑夜里,看不太真切。雪花打在脸上,落在衣服上,绝对真实。

    酒店有汤,直接进去泡了。每天都有汤泡,在日本旅行,就是可以这般放松。
    又在书店坐了会儿,闲聊几句,这才回房间去睡觉。

阅读(2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