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在酒窝里的舞蹈公开课

0

    因为疫情,舞蹈课停了好长一段时间。
    复课后,班上的孩子,明显少了,原因估计是多方面的吧。但是公开课,照常进行中。
    孩子们很期盼公开课,家长在场,个个都很兴奋。当然了,咱眼里的,只有衣襟,对其他孩子的表情,关注并不多。
    课程开始了,爱跳舞的衣襟,正襟站立的样子,很认真。

    每次公开课,都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基本功,一部分是舞蹈。
    基本功部分,腹肌背肌韧带,都有要求。通过经常性的练习,才能达成。

   因为妈妈在场,因为对着镜头,衣襟一边做练习,一边笑意盈盈。每次投过来的笑,都是带着酒窝的,还有小豁牙。

    也有调皮款的,自导自演。

    反正就是开心,乐得展示武功给家长看。

    有些动作,平日并不见衣襟练习很多,但是课上,基本上都能完成。

    有时候,也会敛起笑容,呈思考状,现舞蹈艺术中的另一种美感。

    小孩子的筋骨确实是软,怎么翻腾都轻松。

    有时候也需要力气的配合,对相应的肌肉进行锻炼才能达成。

    不管做什么,认真的女孩,都是美的。

    也有做小老师的机会,是衣襟的最爱,很像小老师,很有耐心和爱心。

    再转回学生身份,小伙伴们操作都很熟练,

    反正就是美美的,美到酒窝必须亮出来。

    每周两节舞蹈课,每次一个半小时,衣襟坚持了三年。
    时间,到底是有力量的。

    舞蹈展示的美,衣襟虽然还只是懂得皮毛,却也因为积累,而有些小小的成就。

    至少是自我愉悦了。

    最近,孩子们在学习傣族舞,手型上的变化学得更多些。

    遥想当年三岁,衣襟就开始学习舞蹈的样子,不说别的,就说身高,前日测量,超过130了。三年前的小小孩,哪儿去了呢?

   投入到表演中的衣襟,暂时收起了酒窝。

    一又圆溜溜的大眼睛,跟着老师动。

    只要有一点儿空闲,就把目光投到妈妈这边,酒窝也就藏不住了。

    发现衣襟的手臂,遗传了家人的因素,相对短,影响到一些动作。
    学校体检中,有“坐位体前躯”的项目,衣襟明明柔韧性是有的,却拿不到最高的分数,之前还纳闷,此时明白原因了。

    对衣襟学舞蹈一事,本身要求并不高,孩子喜欢,跟着老师蹦蹦跳跳,练练体型与柔韧性,就够了。衣襟却学得很认真,每次都很积极去上课,老师课后发的小奖励,无疑也是对衣襟学习力的一种强大诱惑。

    公开课,家长有机会近距离看到孩子们具体是怎样上课的,有些家长很关心这些吧。对咱来说,兴趣点并不在于此,既然是专业的机构教授,便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来现场,只能说是为了衣襟,衣襟喜欢,就配合呗。

    其实家长在或不在,孩子们都是一样用功的。课堂上的气氛是有的,身入其中,不自觉的,就跟着进步。

    压腿的部分,是体操老师的重点要求,舞蹈这边既然也练着,显然更好。

   终于轮到了傣族舞环节,虽然只学了小半支,却都是孩子们的最爱,舞姿极尽优美。

    衣襟的小胖手,与杨丽萍老师虽然还相差甚远,但是我们也在坚持,在努力,在向着那个方向走着。

    课后,孩子们挤在老师身边拿礼物,然后再相互交流,比谁的更好看,也会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彼此交换。

    一节公开课,在衣襟盛着笑的酒窝中,很热闹,也过得很快。

    其中也有家长参与的环节,上场,体验孩子们训练的强度与不容易。衣襟担心妈妈的体力跟不上,在一边努力地帮忙撑着场子,用力帮忙扶着,还说着“加油”、“你行的”之类的鼓励话。
    被老师看在眼里,也拍了下来,放在此篇的最后。
    是的,这份温暖与力量,正是衣襟赐予的。相信这力量,会愈加强大。大家都加油啊!

阅读(213)  评论(1)

“盛在酒窝里的舞蹈公开课”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