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 · 园山风景区】 新发现,都市的后花园

0

    十一月中,虽尚未入冬,但气温相对来说已经是舒适。户外活动想走起,却缺乏目标性,不像是去年此时,太多没去过的地方,给予行动动力。
    翻新,也不是没去处,比如标题“XX区十个必去的地方”之类的帖子,还真的发现了一些新公园,各具特色。最近这几年,深圳政府在绿地、郊野公园的开发上,手笔之大、速度之快,超乎想像。 
    首先将目标锁定为龙岗,园山风景区,属梧桐山脉。
    入公园需要购票,这一点也是出乎意料,因为在深圳收费的自然公园太罕见。
    购票后车子又向纵深里开了一段路,在最后一道闸前停下,步行向上。
    最先经过石间夹着的一潭水,虽是用管子从山上引下来的,却也清澈。

   向上的山路,绿意盎然,果然如帖子中所述的那般阴凉。

    石头也不少,巨大、天然,这在深圳的公园中也是罕见。

    走在山路上,不会被晒,也是关注点之一。

    台阶多是就地取材,用石板铺成,未必精细打磨,基本上保持了原生态的调调。

    来自藤蔓的活泼与可爱,也是眼神重点关注的一面。

    为硬冷的山林增加了一层俏皮。

    从高空垂下来的枝叶,与山体呼应。虽不普通不过的小景,却也让一直在疫情中起伏的心情,有所放松。

    愿被疫情困扰多时的所有人的心,都能如此得以舒展,可是这一天,到底啥时候才能来呢?

    同样是亚洲,世界杯都正常了,观众可以入场、坐满、且脸上没有口罩困扰……这一天必会来,只是还需等待…… 

    耳边听见水声轰鸣,却找不到观水的路,地图显示正在经过的是老虎沟。
    据历史记载,梧桐山、园山、三洲田,地势险要,山高林密,是古时抗倭英雄和抗战时东纵游击队的抗敌藏身之地。旧时深圳一带人烟稀少,常遭到贼寇和外敌袭击。明庆五年间,倭寇集结大队人马袭击横岗,烧、杀、抢、掠,抗敌英雄因寡不敌众,只得退避山中,寇贼全力追赶至山脚,忽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更有一猛虎从林中跳将出来,龇牙咧嘴,怒目圆睁。山洪怒吼,林涛翻滚,山谷里似有一群猛虎在狂哮着,寇贼吓得败退而去,园山“老虎沟”因此而非得名。
    更直观的感受是这里的石头真多,而且是巨石,如从天而降,散落在山间林中。

    如此阴凉的行山路,即使是炎炎夏日,估计也不会很热吧。

   青苔伴生,意境幽深。

    各色生命,混搭生长,相得益彰。

     小苔藓也有大梦想,比如变成树。

    疑似巨石拦路,却总可以绕过去。

     被人们说是都市后花园的园山,保持了山林的原始风貌,别具特色。

    石与石堆迭形成的石洞,透着神秘。

    尤其是“小心蛇虫”的警示语,让脚步生怯,心情忐忑。

    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是硬着头皮小心上行。

    深圳蛇虫多,邻居在附近的公园多有与蛇面对面的经历,只要不招惹,蛇也不想咬人,所以不必担心太多。

    树根的格调,与蛇虫无关。

    也有立于半山腰的巨石,后面即是悬崖,角度问题,图片中看不出来。

    深紫色的小豆子,更惹人喜欢些。

    也有红色的豆子,估计是由红变紫的。

    正在贴着树皮向上爬的绿意,无限延伸,丝毫找不到冬天的样子。

    倒是在几片红叶中,找到些许秋的韵律。

    路口多有标志,却是纠结,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
    选了一线天,试探着前行。

    然后发现了帖子里的角度,被猛烈地袭击了视野,确实文艺。

    再向前,稍转一些角度,更加风姿卓绝。

    相比其他山野公园,这处园山风景区的景色确实独树一帜,就因为贴着崖壁的这条道路。

 

    又一处贴着悬崖生落的巨石,难得为了留住而留住。

    脚下跌落了很多坚果,要是有松鼠,或许是美餐。

    不知坚硬的外壳下,藏着什么秘密。

    虽一路上行,但道路整体偏向平缓,少有急坡。
    目标是高处的鹅公髻,它是园山风景区的顶峰,也是深圳的第七高峰,海拔618米。
    从一线天绕过来,需要爬到巨石的上面,才能抵达鹅公髻。当台阶变得陡峭,猜测距离鹅公髻不远了。

    然后是又一组台阶。

    再来一组不那么急的。

   见亮的感觉。

    上行到海拔540米的高度,以为是到了鹅公髻。
    但其实还有路,通向三洲田的方向,估计园山的主峰鹅公髻还需前行才能抵达。

    其实本来是背了自嗨锅的,但上山前问了几个人,都说这个景区耗时不长,所以没有把自嗨锅背上来。
    没有食物补充的情况下,因为不知前方的距离远近,所以决定不再前行,就此下山。
 
    带着未完的想法下山,知道这个景区,还会再来。

    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小可爱,只是它太小了,不好对焦。

    费了一些力气,终于看仔细了,色彩搭配竟然抄袭了熊猫,小蜘蛛,大手笔。
 
    
    既然已经是回程,不如细心些,在有水声的地方,还真的觅到一条向下的小路,通向瀑布。
    三叠的瀑布,造型不错。

    

    瀑布下面的水潭,水质极为清澈。

    水面相对开阔,有些深度,但也不会很深。
    当夏天再来的时候,争取带衣襟来,下水享清凉。

 
     这一次的同行者,只有六姐一人。
     大姐回老家陪即将高考的大孙子去了,留在深圳的姐妹中爱户外的只有六姐。人少,底气不足,也是此行未能到达鹅公髻的原因。
 

    简单却舒适的一次行走,他日还会再来。 

阅读(1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