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姐妹闯川甘】 D7,拉卜楞寺感受藏学,兰州撸串来得畅快

0

    D7,2019年6月20日,在有着世界藏学府之称的拉卜楞寺,感受藏学之深厚;第三次走进兰州,属于夜晚的夏日凉爽,必须被烤串和冰啤微醺

    我们住在夏河,是为了参观拉卜楞寺
    拉卜楞寺,在藏语中的全称为:“噶丹夏珠达尔吉扎西益苏奇具琅”,意思为具喜讲修兴吉祥右旋寺,简称扎西奇寺,也称拉卜楞寺。拉卜楞寺是藏语“拉章”的变音,意思为活佛大师的府邸。
    拉卜楞寺创办于1709年的清康熙年代,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寺院之一,历史上号称有108属寺(实际要远大于此数,其中甘肃境内便有66寺,青海6寺,四川21寺,内蒙古7寺,西藏5寺,山西1寺,北京1寺),是甘南地区的政教中心,保留有全国最好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鼎盛时期僧侣达4000余人。
    我们的酒店距离寺院,完全在步行范围之内。大晴天的一大早,阳光猛烈地陪着我们,一路到了寺院门前。
    红袍僧侣,寺院内进进出出,大概是下了早课吧。

     也是凑巧了,觉得六姐的红衣好看,也抢着穿在身上,便有了模仿的嫌疑。

    他们习惯了,被游客当成风景,面对镜头,还是很坦然的。

    他们中很多都是孩子,会对着镜头吐舌头,也会调皮地用袖袍遮了面,以免尬尴。

    爱拍照的七姐妹,又亮出了一身新团服。白色T恤与黄色的那身是同款,这一次,仔细检查了,错穿的也纠正过来了。
    是的,每个人的胸前印的数字都不同,从1到7,我们是确确实实的七姐妹。
    网络上闯荡多年,积了不少铁粉,对咱家的事如数家珍。仔细看了我们的七姐妹游,素海说:“姐妹中大姐与老幺很像,二姐与四姐很像,三姐与六姐很像,五姐像谁呢?”hyc说:“这服装超级漂亮、潮!我又一次强烈建议找央视跟踪报道你家七姐妹!太完美了!这是文化!家族和谐!也是弘扬主旋律啊!”清茶说:“你的文章看的我热泪直流,被你文字被你们姐妹亲情感动着”……其实,感动一定是双方的,真真地为你们的真诚所感动。

    小狗也跑过来抢镜,帮我们凑够“非常7+1”。
    只是可惜,构图时,阿岗以为小狗多余,在努力避开,却不知小狗才是点睛的那一笔。
  

    进入寺院参观,要集齐一批游客,才有讲解员来带。
    讲解员是名中年男子,穿着僧袍,看上去学问很深的样子。当然了,他的普通话也是说得很勉强的。
    在讲解员的带领下,在寺院内穿行,择重要场所进出,不辨西东,但整座寺院坐北向南的方位还是能明显感觉出来的
    阿岗在之前的介绍中一直强调,在拉卜楞寺,超过8米高的大佛,便有16座。呈现在我们眼中的建筑群,包括佛殿、僧舍及讲经坛、法苑、印经院、佛塔等等,数不清有多少,都具有明显的藏族特色。
    拉卜楞寺不仅是佛家神圣的宗教禅林,更是传播知识的综合性学府,也是整个安多地区藏民族的文化艺术中心,有“第二西藏”之称。拉卜楞寺的名气,体现在宗教体制上,组成以闻思、医药、时轮、吉金刚、上续部及下续部六大学院为主,在全蒙藏地区的寺院中建制最为健全。闻思学院是其中心,又称大经堂,是“磋钦措兑”会议的场所,可容纳3000僧人诵经,为全寺之中枢,由前殿楼、前庭院、正殿和后殿共数百间房屋构成,占地十余亩,呈藏式和古宫殿式的混合结构,顶上有鎏金铜瓦、铜山羊、法轮、幡幢、宝瓶等装饰物。闻思学院以显宗为主,着重研习印度佛学家所著的五部大论,即《释量论》、《般若论》、《中观论》、《具舍论》、《戒律论》。
    全寺所有梵宇,均以当地的石、木、土、茴麻为建筑材料,绝少使用金属。整体建筑下宽上窄,近似梯形,外石内木,有“外不见木,内不见石”之谚。各庙宇依其不同的功能和等级,分别涂以红、黄、白等土质颜料,阳台房檐挂有彩布帐帘,大中型建筑物顶部及墙壁四面置布铜质鎏金的法轮、阴阳兽、宝瓶、幡幢、金顶、雄狮,它们都是吉祥之物。部分殿堂还融合和吸收了汉人的建筑成就,增盖宫殿式屋顶,上覆鎏金铜瓦或绿色琉璃瓦。
    拉卜楞寺内珍藏的民族文物和佛教艺术品,多计上万件,包括阿岗所说的十六尊内高8米以上铜制鎏金或檀香木雕的大佛。各种质地多样的中小型佛、菩萨、佛塔、法器等,更是不胜枚举。拉卜楞寺内还珍藏有历代嘉木样大师的衣物和其它生活用品,也有帝王册封和赠赐的金敕、印鉴、封诰、大幅匾额、千佛树、珍珠塔、玉如意、陨石、海马牙等等。
     更入我们眼的,是碧蓝的天,和刺目的日光。

    佛殿内是谢绝拍照的,一间内却可以,里面陈列的,是某个比赛的参赛作品,是用酥油完成的。

    它们实在是太完美了,犹如从天堂传过来的梵音。
 

    讲解员的工作完成,剩下的是自由活动时间。
    围绕着整座寺院的外墙,有巨量的转经筒,自然要跟着转上一转。

    在寺院内转得迷糊,大太阳下,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阿岗一直强调说有观景台,可以看寺院的全景,遁着指引的方向,转了过去。
    有香味飘过来,闭着眼睛都知道,是丁香。到底是西北,丁香开得更晚一些。

    寺院外围,集中着很多小摊,摆放的商品类型都一样,分不清都是被派作什么用途的。

    我们要去的晒佛台,在王府对面的山麓上,在跨过马路,穿过广场,才以抵达。每年的正月十三日,这里都会举行“亮佛”活动,数十丈长的绣制佛像,届时会展挂在晒佛台上,僧众高诵沐浴经,群众肃然,场面极盛大。结交多年的博友muxiang姐姐说,她来过这里四次,都是冬天,为的就是拍下亮佛活动中的盛大场面,她说很震憾。同一个地方,同样的内容,能让一个人喜欢摄影的人来上四次,其魔力毋须更多言说,便能体会。
    向着展佛台仰望片刻,还是决定爬上去。却不知,此路一去,不仅挑战的是体力,更是胆量。石头铺成的台阶,又窄又陡,脚下不敢踩错半步。盯着台阶看久了,头是炫晕的。人在半途,没有后退的路,只能强忍着,一步一步向上行进。
    惊悚中,爬上了110级台阶,是数学老师出身的四姐一个一个数出来的。而实际的感觉,要比110更多一些。

    登高望远的舒畅感觉,让刚刚的紧张一扫而空。
    拉卜楞寺的全景,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眼中,被大山抱在怀里,被蓝天包裹着,安静、祥和,果然是风水宝地。
    公元1709年(清康熙四十九年),第一世嘉木样协贝多吉(一切知妙音笑金刚)大师应青海蒙古和硕特部前首旗黄河南亲王察罕丹津的邀请,从西藏返回祖籍建寺弘法。正值夏天,大师和弟子来到扎西滩,看见这里山川灵秀、瑞云缭绕,是个建寺的理想所在,于是便有了如今的拉卜楞寺院。

    五姐陪着二姐留在山下,勇攀高峰的只有五姐妹。

     努力之后争取来的高度,自然是要全方位多角度地记录下来的。
     突然想到,此时,应该有丝巾在手,而丝巾却在山下。
 

    下山时,选择了另外一边的土路,走起来轻松了许多。
    唤来二姐和五姐,也唤来了丝巾,五角星,走起来,造型还说得过去不?

     反正我们是满意的,太阳太毒了,能武装到这种程度,我们尽力了。
 

    回酒店方向的路,依然绕着寺院的围墙进行。
    蓝天、白云、金顶、红墙构筑的景色,让人流连。
    猪妈妈也带着猪宝宝前来朝圣,却是意想不到的,绝对是冲击。追求永无止境,是崭新的感悟。

    流经拉卜楞镇的水,应该就是夏河吧。河水浑黄,声势低调。
    而远远地飘进耳中的唢呐声,盖过了河水。是一群僧人在排练,顶着烈日。

    回到拉卜楞镇的中心商业街,阿岗交待我们要吃午饭。
    走了一上午,真的感觉饿了。
    选来选去的饭店,以洗脸盘装的一大份香辣猪手,征服了我们。还有12个起卖的刚出锅的香软热乎的大花卷,真是吃又吃不进,只剩下了干着急。

    夏河留给我们的印象,是热情、丰盛的。

     高师傅来饭店接上我们,直奔兰州而去,距离230公里。高速路不过一踩油门的事,我们却绕开了,因为高师傅要考虑成本问题。
     车子驶出夏河,路两边开始出现油菜花田。欲寻一处大面积的拍照,却被困意所扰。从磕睡中醒过来,发现兰州,已经近在眼前。
     刘家峡,曾经的地理课本中重点背诵的部分,此时就踩在脚下。想当年的高考,总有遗憾,若当时能有现在的条件,将山山水水看个大概,还愁那些地理、历史知识背不下来、理解不了、拿不到高分吗?

    窗外,是黄土构筑的土地,涌动着滚滚热流。
    而我们,刚从山区的清凉和绿意淙淙中走出来,显然是不适应、不情愿的。

    按行程设计,车子只负责将我们送到兰州,便散团了。
    按理来说,我们应该直奔兰州机场,然后各自归位。
    但是,六姐安排我们在兰州再停留一晚。于是,便有了酒店的旗袍秀。

    跟了我们一路的旗袍,必须要穿出来亮一亮,才不枉此行。
    其实这一次展示,也是一种演练,看现场组合的效果,才知下一步的改进方向,力图更完美、和谐。
   

    五姐精心挑选的、跟了我们一路的帽子,只有少量机会出镜,不如这里给它们创造一次机会。因为它们的体量,五姐的行李箱才最大最重。

    酒店对面,就有烤串店。心心念念了一路的美味,正近在眼前。
    实在是诱人的香。
    一激动,姐妹们决定一醉,每人面前都摆了一桶扎啤。其实,小看了姐妹们的酒量,一桶啤酒,不在话下,重点在于胃,很难装下,毕竟平时练的少。

    为了吃烤串,出门前,特意把旗袍换下,要不然会是糟蹋。
    吹着凉风、吃着烤串、喝着啤酒,兰州留给我们的,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

    为了让这个夜晚更上新高度,四姐还请我们到烧烤店楼上的足浴中心去洗了脚。一路的车马劳顿,被放空,舒爽。
    洗脚小妹建议我们到中山桥去赏兰州夜景,还可以接着喝些小啤酒。美意,还是留给心里吧,我们要歇息了。
    兰州,晚安。

阅读(67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