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青海】 D1,西宁,遇见蚂蚁森林

0

    2021年暑假,渴望一次旅行,更直白地说,是逃离。酷暑中,身体比灵魂更渴望出逃。
    因为孙儿的出生,为了将就我家的时间,家人们掂量来掂量去,最终将出门的日期定为8月中下旬,地点是西藏。太久没有放肆旅行了,想约谁约谁,想去哪儿去哪儿。
    提前几个月订好的行程,却因清晨的一条微信通知而土崩瓦解。因为疫情的反复,出于暑假中家长群众对开学的望眼欲穿,进入八月,形势与情绪都日渐紧张。让不让出门,要不要隔离,是不是绿码,只要打开手机,就被此类话题充盈耳鼓。
    8月3日,民航局发布消息说:旅客在2021年8月4日0时前已购买乘机日期在8月4日至8月31日的国内机票,自8月4日0时起至航班起飞前可以免费退票

    8月4日早上7点,看到此条消息的五姐在群里问:“我们到底能不能去”?
    六姐跟着回答:“昨天联系说是没问题,只要不是中高风险地区”。去西藏是六姐牵头联系的旅行社,预付了订金,所有人的往返机票已出。因为成都出现疫情,为了不让乘客出现黄码,航空公司已经将深圳飞林芝的航班经停地由成都换做了西昌。
    接着四姐问:“衣襟是不是不让离开深圳了”?
    回答说:“衣襟学样没有通知说不准离开”。

    话音刚落,8点15分,班主任便在通知群里发出一条通知:
    “学校重点通知:离深师生都应于开学返校前14天抵达深圳,做好每日健康申报,迎接新学年的到来。
    上级要求,不晚于8月17日回到深井并不再离深,请全体老师与学生严格执行。”

    还真是打脸,当即被打晕。
    8月17日前要回到深圳,而我们预计8月14日才飞往林芝。
    必须将出门的日期提前,而且是越快越好。孙儿出生虽然不足半月,但有月嫂照顾,秩序井然,此时离开不是问题。
    急忙与大家商量,行程是一定要变了,将西藏行提前的话未免仓促,旅行社不太好协调,最可行的办法就是取消,然后另觅他处。想到开车往出跑,贵州、重庆、广西都是低风险地区,可省去预订的动作,直接了当。而这些地方,家人们都去过,没有新鲜感。
    五姐说:“去内蒙或青海吧”。
    当即得到所有人的认可,青海,就这样一锤定音,仓促却铁板定钉地,走进我们的视线之中。
    当天显然来不及,那就明天吧,明天飞西宁。
    于是分头行动,六姐与旅行社联系取消预订,六姐夫负责联系西宁的旅行社,五姐负责预订飞往西宁的机票。看似最轻闲就是咱这个小老幺,实则不然,因为居住在别处,手里没有电脑,每天被衣襟一千次一万次地叫着,要张罗一日三餐和每日打卡以及学而思的数学、英语两门线下课程,加上孙儿出生之后的种种琐碎,心乱如麻。还好有姐姐们体谅,anytime anyway,都有强大的亲友团支撑,此生最大的财富便在于此。
    大家各自领了任务忙去了,送衣襟去上课,然后回家收拾行李,尽量不打扰到孙儿的酣睡。
    然后再着行李,带着衣襟,去福田妇幼做核酸检测,既然要出门,手中有证明,有备无患。之前的经验是北大医院要提前一天预约才能测,月嫂说保健院无需预约,刚好大姐住在附近,请大姐去现场考察,结论果然和月嫂说的一样。中午的保健院,车子和预想中的一样不多,但找到车位停下来还是有些难度的,绕了三圈才在一派忐忑的心情中停妥。好在中午时间,责任医生并没有休息。从青海回来后两周,开学前,应学校要求,发现家附近不远就有检测点,无需预约,无需排队,而且还是免费的,当然了,这是后话。
    晚上再送衣襟去上一节课。

    一觉之后,到了8月5日,一早,衣襟又抢着去上了一节课。耳根子清净的两个小时,思考能力有所恢复,感觉似乎哪里不对。五姐方面虽然已经通知机票订妥,但还是给航空公司打了一个电话,确认衣襟的情况。结果是被吓了一跳,航空公司说衣襟订的是成人票,并未成功。五姐是安排员工订的票,员工并不知道衣襟是儿童,所以出错很正常。赶紧把原预订信息取消,改订儿童票,付款后收到确认信息,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幸好机位还有,不然所有人的行程都会受影响,已经让大家迁就我们两次了(一次是出行日期,若不是考虑我家的特殊情况,可以不必赶在暑假高峰期出行;二是为了保证衣襟能正常开学,而临时改期改地点),若再有第三次,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飞西宁的航班是下午1:50,在家里煮了冻饺子,吃饱再出门,尽量不在机场餐厅吃饭。    

    因为衣襟儿童,每次乘坐南航航班,都不能提前办理值机,而是必须到机场柜台才能办。
    往登机口走,下电梯时,发现前方有人群聚焦,各种对焦,方向都是一个黑衣人。
    明星无疑。
    大抵是一个叫做赵柯的,说唱歌手。

    那些追星的,显然是有组织的。总有这样那样爱好的人,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有人唱,有人捧。

   登机前,逛逛小店,最能吸引衣襟的,总是笔啊、本啊那些小女生都爱的小东西。

    带着新得手的本子和笔,准备登机。

   那天乘坐的是大飞机,受疫情影响,中间位置几乎全是空的。疫情啊疫情,还有完没完了呢?

    飞机于16:56分抵达西宁曹家堡机场,比原订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
    说好的旅行社接机,却左等右等,等了不止半个小时才来。来的是两辆小车,车内并不干净,不知是拉人多还是拉货更多。
    但天空还是很美的,气温也舒适凉爽,正是我们想要的清凉。

    西宁机场海拔2220米,青藏高原,果然是高。而西宁做为世界高海拔城市之一,并不是浪得虚名。

    等接机时翻地图,发现所在之处,处处都是蚂蚁森林。
    自外甥女引领大家玩蚂蚁森林后,四姐成了家族中最热衷的玩家,逢家中添丁进口之类的大喜事,必张罗着一起种下一棵能量多的树。跟着玩了好几年,个人的森林地图中已经种下了40多棵树,木有未解锁的树种。
    想来也是成绩,是令人骄傲的事。创造能量、收能量、抢能量,也是付出了很多体力与心血的。

    百度西宁,常住人口246万,而哈尔滨的常住人口则有上千万,青海到底还是地优广人稀的,也可能是统计方法或标准的问题。
    请旅行社安排好一点的酒店,带我们去的,却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经济型酒店,携程上报价200多,旅行社却按500多算给我们,可以说相当不厚道。信息来源如此公开透明的年代之下,如此操作,这生意的持续性,该如何保持,不能不替青海人民担心。
    安顿好行李,下楼去找吃的。先来一只大西瓜,解渴。

    酒店边上就有家吃牛羊肉的店,进去胡乱地点了一堆,第一次听说“炕锅”的概念,尝了尝鲜,并未觉得有很多特别。
    手抓羊肉确是不错的,在这边吃牛羊肉,不怕是假的,因为造假比提供真材实料更费事吧。

    深圳方面的八名团友乘坐同一班飞机抵达,晚些还有哈尔滨方面飞来的两位。
    饭毕,晚上八点钟了,而天色还大亮着。

    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前来接洽,商量自翌日即8月6日开始的具体行程安排,包括行动路线、车辆安排、住宿、景区等几个方面。
    越商量越发现有问题,眼前的住宿就很明显,如果说旅行社赚的是团队价与门市价的差,那么可以理解,也愿意支付,但明明是在客户自己都可以查到价格的情况下,却翻了倍地收钱,未免就不厚道了。
    最终决定自己订酒店,自己订门票,只请旅行社提供司机和车子。请他们把车子开过来确认,怕其中会有诈,每吃一堑必长一智。为此,五姐和六姐忙活到很晚才去睡。

    和衣襟小朋友早早上床,听着衣襟的小呼噜,却一夜辗转,就算睡了也是睡得很浅。
     大概是在高原的不适应吧。

    说来就来的青海,说走就走的旅行,真实却如梦境般飘渺。

阅读(184)  评论(2)

“【说走就走的青海】 D1,西宁,遇见蚂蚁森林”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