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青海】D4,青海湖和茶卡盐湖

0

    D4,2021年8月8日,清晨青海湖畔戏飞鸟,午后茶卡盐湖经风雨,为了修车宿在德令哈

    租来的车开着,自由是自由了,却又发现新问题,只要车速超过70公里,车身就开始抖,而且两部车存在同样的问题。
    据老司机讲,先是进行了预判,再用手去摸轮胎,发现是轮胎里侧过薄导致,需要更换轮胎,每台车子都是三只轮胎有问题。这两台车子如同孪生,毛病和病根如此一致,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于是与租车公司和租车点联系、交涉,一番口水理论之后,同意我们将轮胎换成新的,由他们买单。
    一早,两名优秀的司机就把车子开出去了,至少跑出了30里地,修理铺倒是找到了一家,却因为过早没开门。不过,也没白跑这一趟,酒店不提供早餐,司机师傅却给大家带回来了,有包子、小米粥,还有豆腐脑,大家纷纷表示这顿早餐尤其美味,就算是酒店有早餐,也比不过司机带回来的这些。
    在房间里等司机回来时,窗外的青海湖面上,还被小雨笼罩着。

    吃完包子,拖着行李下楼。
    宾馆门前的树上,结着果子,青涩中,辨不出具体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果子成熟的那一刻,指日可待,垂涎是一定的。

    还是从侧门驶出宾馆,也是驶出二郎剑景区。
    昨儿从那个位置驶出去吃饭时,就看到湖边有游客在玩耍,甚至还有人在洗车,当时光线还不错,想着回来时也停下来玩一玩。结果吃完火锅回来,天已经黑得透透的,而回来要经过那两道闸门进入,走的并不是同一条路。
    这大早,机会重现。
    近在湖边,湖水碧蓝,飞鸟成群。
    咱大中国的景色绝对不输给谁。

    把车子摆摆正,我们也来拉拉风。
    上一次来到青海湖边,也是一家三口,也是驾了一辆白色的车,当时宽儿12岁,小学刚好毕业。想到这些,终究恍惚,时间承载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飞鸟飞舞,心情也跟着舞动起来。

    衣襟更是陶醉其中,情绪不知如何安放。

    却知,那是幸福的感觉。

    幸福就是家人围绕,且被湖水和飞鸟围绕。

    哪怕是拾起一把沙子,抛出去,鸟儿也会为此而起飞,追逐。
    简简单单的心,是鸟儿的实在,终归是人不厚道了。

    为了成全美图,其实是真的上了饼干的,义工躲在镜头之外。

    留在青海湖边的一派欢乐,还真的幸亏了饼干。
    旅行旅行,再孤独的旅者,都是与人同行。与什么人同行,或许每次会不同,但却最是重要。

    以飞鸟的姿态,保持着对这份世界的欣喜与好奇,便是开挂的人生。
 

    它们应该是棕头鸥吧,是迁徙的候鸟,此时的青海湖,温度与食物,给了它们停留的理由。

    红嘴唇、红腿红脚掌,模样很是鲜亮俊俏。
    也有脚掌不红的,不知是因为性别,还是品类,或是雏鸟。

   目光追逐着鸥鸟的起落,一放再放,难以收起。

    任何相遇,都意味着别离。
    道别,与鸥鸟,与湖水,与风。

    就此,算是结束了2021年的青海湖造访,或许会再来,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开在路边的那些花儿啊,也是笑着,与我们挥手作别。

    那么灿烂的花海,那么无垠的笑容。
    天地广阔。

    虽是离开,车子却依然是贴着青海湖走。
    绿地上,牛马羊成群,吸吮夏日的丰盈。

    见到牦牛,举起相机拍照,却赫然发觉,背景中出现的绿色招牌,正是前日停留歇息过的那家马忠小炒食府。招牌显然,加亲切,缘份这个东西,有时候是求不得,有时候是想错过太难。

    继续行路,湖水离得有些些的远,牛羊却是一直近在眼前。

    时不时的,被牛羊拦住去路,铺天盖地的,谁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

    忽忽啦啦地,拉开的阵仗,是壮阔惊人的,夹杂着浓烈的气味。

    如滔滔洪水,足以淹没一切。

    天空越来越晴朗,蓝天的出现,让眼中的湖水和绿草地,美如梦幻。

    每一次按下快门,都是按下了幸福,那是让人幸福的瞬间。

    风景近在眼前,连绵成线,不会一闪而过。

    被湖水滋养的那么多牛羊,看不过来,但愿不是过度放牧才好。

    想那些草,要怎样努力生长,才能供应得上呢,那么多张嘴巴,从早不停吃到晚呢!

    那些牧民,收入一定很可观吧,一头牦牛应该值很多钱。现代养殖技术好,也有政府方面给予的强大支撑,风险应该不大。

    如何看好自家的牛羊,在游客眼中是问题,在他们来说应该自有办法。

    用颜色做记号,是其中之一,也是最原始好用的方法。所以远远地看到一群红色的羊,一点也不奇怪。

    每天看着数着自家的羊,就是数着钱,数着希望,应该是极其幸福的感觉吧。

    那么大堆的羊,多一只少一只,应该也不会发觉,就数个大概好了。
    奇怪,怎么就那么关心人家数不数得过来的问题呢,原本并不是人家的问题啊,想得多了,才是问题。

    云淡风轻的青海湖,陪伴了我们很久的路程,才彻底淡出视线。
    每一次相见,都是美丽的呈现,虽是大白天,却有灿若星河之感。

     继续以牛羊为伴,它们散落在山坡上,不细看还以为是石头。想那课文中说羊群像珍珠一样,形容也是极为恰当的。

    珍珠一样的羊儿撒满山坡,却不会滚落下来,

    继续驶向茶卡盐湖方向,既然是到了青海,又怎能错过茶卡,近年朋友圈中那么热门的存在。
    路边的水果摊,给大家带来甜蜜欢快的品味时光。

    还有10块钱一只的向日葵盆,好生垂涎。

    到茶卡游客中心,正是午饭时间。
    服务中心很大,四个方向上设有四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大门,若记不住具体是哪个,很容易混淆方向。我们还算好,另一台车子因为没记住方位,游玩结束后找了全员找了很久才找到车子。
    偌大的游客中心里,设有很多家餐饮摊位,囊括荟萃了东西南北的美食,晃了大半圈,终于知道能吃什么了。团友们各显身手,分享品尝,完成简易却也吃得很饱的一餐。
    然后去二楼的售票中心买票,发现设置庞杂,花样繁多,当然不乏猫腻。费了一番脑筋,大致理清有两条路线,一个叫天空之镜,即所谓的老景区;一个叫天空壹号,是新建的景点。
    售票处设有多个,工作人员着装不同,分各式套票,价格和游玩内容各有不同。最怕这样的选择了,景区在管理上,还真是给所有的游客都设了一个大大的迷局,往哪个坑里跳,全凭自愿。
    选择了相对正宗的一处购票,也意味着选择了天空壹号景区。
    乘坐另外购票的观光车,驶出很远,才到达景区大门口,果然与十二年前光临的不是同一处。十二年前,从西藏下来的我们是茶卡较早的观光客,那时候的景区只设有一处装模作样的门,门外立有大型盐雕,景区里没什么人,印象中也没有售票处。
    而如今就复杂多了,经过长长的崭新的购物街上,进入景区内部,还需要再次乘坐观光小火车。因为疫情,游客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多,所以不用抢位置。
    小火车设有多个站点,到达第一站后全员下车,租靴子,费力地套上,然后才正式开始盐湖游玩。停在盐湖中的小火车,其实是不会动的,专供游客拍照使用。

    初来乍到的衣襟,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羞涩着放不开。 

   当意识到自己是踩在白白的盐巴上时,立刻绽放了笑容,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身后是天空之蓝,其实是仅有的一处,实际情况是阴云比蓝天更多。

     也伸手去湖水中攥起一团盐巴,想捏成一个爱心,却发现需要耐心。

    爱心没捏成,裙子却被打湿了。
    被高浓度的盐水打湿了的裙子,会发生很奇怪的变化,这一点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才能体会全面。

    湖水并不深,大家却都走得小心奕奕,怕滑倒。几年前大姐来过,说是一不小心,脚就滑到了一个深坑里,没到大腿根的位置,整个人都栽进了盐水里,虽然无险,却被惊得够呛。

    茶卡盐湖平均海拔3059米 ,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站点,被誉为柴达木盆地的东大门。
    茶卡盐湖因盛产大青盐而驰名,是中国首家绿色食用盐生产基地。近年来以其生产、旅游两相宜而在国际国内旅游界及青藏高原风光游中享有较高美誉,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人一生要去的55个地方”之一,成为大美青海的一张靓丽金名片。
    为了盐湖,早上大家都穿上了红裙子。开始时五姐并不屑,在游客中心吃饭时,看到晃过的女性游客都是红裙在身,终是没扛住,临时买了一件。
    早上出门时衣襟也是穿了裙子的,奈何天气热,中途脱下,到了盐湖下车匆忙,没顾上这个问题,所以这一次的茶卡,衣襟在服装上留有一些小遗憾。

    一派红艳艳中的衣襟,自己其实并不在意这一点,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脚下踩着的盐水上。

    生活经验严重欠缺的新时代孩童,不知道在水中蹲下时要注意什么,代价就是整个屁股都坐在了水里,裤子几乎全部被盐水浸泡,起身时感觉到的自然是难受。伸向水中的手也是,不仅仅是沾满了盐巴的问题,而是稚嫩的手皮感受到明显疼痛的问题。脸上、头发上,也都是白白的盐巴。
    最宠爱衣襟的那个人,看不下去了,明明是心疼,却冲上来对着衣襟就是一顿训斥。要说小孩子哪有不好奇的,玩是正常的,批评的方式显然不合适,弄得衣襟也不开心。
    将衣襟带到不沾盐水的地方,可以继续欣赏湖景。

    天空中的蓝色在褪去,但还好还有。
    大中午的,其实并不是拍照的好时候,尤其是家人期待的倒影,那是白日梦。        “茶卡盐湖四周雪山环绕,平静的湖面像镜子一样,反射着美丽的令人陶醉的天空景色,被誉为‘中国的天空之镜’。置身于盐的世界,漫步湖面如行走云端之上,水映天,天接地,人在湖间走,宛如画中游”。对这些用来描述茶卡盐湖的语句,体验度并不深。

    红裙子叠着红裙子,有备而来的我们,是对得起茶卡景色的。
    奈何一圈走下来之后,大家的普通共识是茶卡景色最是一般。原因,是期望过多过大,才会生出的遗憾。

    原因,其实是多方面的。
    茶卡的景色其实是多方面的,只是大家体验的角度、层次浅了。
    浅浅地体验之后,团友们纷纷脱下靴子,回到小火车停靠点,想离开了。与同样深爱拍照的六姐两人继续往深处走去,有一条长长的栈道,空旷无人。入口处,有两位大哥大姐在把着关,不准我们过去,让我们把景色留给他们拍完。凭经验知道,他们是咱东北老乡,也知道,就算我们等到晒秃噜皮了,他们也是不会拍完的,仿佛景区是他们家开的一样仗义。对无理要求不予理会,忍着骂声冲过去,还是尽量给他们留出足够的空间。
    虽不是踩在盐水里,景色却明显更胜一筹。被盐水打湿的裙角,硬梆梆的一坨,不再是轻盈的布料。

    快速按动快门,因为知道那两位会不甘心,会反超,不会给我们很多时间。
    果然,两只大号的身影追上来,停在我们前面一米处不动了,报复心理不言自明。而我们已经拍完了,笑着离开。
    途中,总会遇到这样的人,见怪不怪,一笑而过。

    回到小火车乘坐点,发现团友中少了一位,而且是普通话说得不好也听不太懂的那一位。电话是通的,说已经坐在小火车上,却说不清正在去往哪里。
    最关切的那个人直追过去,其他人则继续前往演绎场,那里将会有一场《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大型实景剧上演。看表演,马术表演,大家还是比较感兴趣的,进入剧场刚坐下来,演出就开始了。

    讲述的是成吉思汗的故事,时长四十分钟。

    观看场面宏伟的演出,了解伟人故事,感受蒙古历史文化,欣赏精彩马术,同时歇息乘凉,此番体验可以说是非常全方面且惬意的。

    演出结束,再次坐上小火车。
    初到盐湖时,广播中就一直在滚动播报,说茶卡地区有暴雨,请大家注意防护。而游玩时阳光明显是炙热的,难免半信半疑。
    高原上的雨,还真是说来就来,并不是乌鸦嘴的问题。坐在小火车上,乌云滚滚,雨点开始落下来,湖面整个变成了阴沉沉的颜色。

    坐在小火车上的我们只想着快点离开,其他的几站完全不想再下车,就坐在火车上看看好了。

    那些可以住宿的泡泡屋,原本还想着能住上一住,此时也完全放下了。

    另一边的天空中,还遗有蓝色,但下雨了,却是不争的事实。

    每一个火车领靠站,都有好听的名字,都是设计者的心血凝结。急雨,让我们只能是走过路过。

    火车停下来,雨也是真的打下来。
    下了火车,急急地跑向商业街,身体被强烈的高原风裹挟着,想停都停不下来,还好是吹在后背上,若是反方向,怕是路都走不动了。
    风又大又冷,穿着风雨衣的衣襟,被吹得直打啰嗦,还好背包里背了羽绒服,脱 下来给衣襟套上。姐姐心疼妹妹,把背包里的红裙子套过来,还真的起到坚实的保暖效果。
     等到雨小了,再沿商业街上回到大骆驼处,与脱离大部队的两名团友会合。请路人帮忙拍下合影,做为留给茶卡的纪念。

    裙子扮披风的装束,也特写一份。旅途中的装束,再怎么稀奇古怪,都不会遭人冷眼。

    决定自驾之后,参考的是摄影班老师带队走的路线,茶卡之后,应该是大柴旦。但考虑到需要更换轮胎的车子,改成了德令哈方向。

    路过的地型地貌多且切换迅速,天空恢复晴朗,傍晚光线柔和,近水之处,水鸟起落,景色尤其美。

    德令哈市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是全州政治、教育、科技、文化中心,建政于1988年。
    如此大城,找家洗车修理店轻而易举。
    定了海西宾馆,车子将闲人与行李放下之后,就奔向了修理厂。

    宾馆的级别是够的,却还是没有电梯。海拔近3000米之处,带着行李爬楼梯并不是简单的事。

    能叫某某宾馆的宾馆,一定有自己的院子,海西宾馆当然也不例外。
    院子中,有很多果树,树下还有蒲公英。
    渐渐长大的衣襟,却不再是那个心无旁骛的小毛孩了,因为担心有虫,连摘蒲公英的胆量都给吓丢了。

    闲人们不想远走,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摸进宾馆餐厅。
    理论上处于营业中的餐厅,黑着灯,悄不见人影,难怪我们自己找不到。
    面对这一波不请自来且意志坚定的客人,从服务员到厨师,餐厅的工作人员立马进入工作状态,所有的灯,都为我们而点亮,所有的灶火,都为我们而升起,受到的待遇实在不低。

    翻菜单,发现几乎都是广东菜,包括茶点,还真是照顾从广东来的这拨客人。
    当一盘盘的菜端上来,无论是菜品还是服务员的素质,都表现为专业、训练有素,果然是接待底子深厚。感觉这一晚的宾馆住的不是床,而是餐桌,味觉的享受尤其记忆深刻。

    一天两个湖。
    大美青海,从湖开始,以湖贯穿,中国最美。

阅读(241)  评论(2)

“【说走就走的青海】D4,青海湖和茶卡盐湖”的2个回复

  1. 作者详细描述了青海湖,茶卡盐湖美丽景色,使人有身监其境之感,语言详实,用词准确,比喻恰当,比徐霞客有过之而无不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