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28天】 D16,萨嘎-玛旁雍措-普兰,进入阿里,看见神山和圣湖

0

    D16,2022年7月26日,萨嘎经三大圣湖之首的玛旁雍措、鬼湖拉昂措到普兰,行走G219、G564,进入阿里地区——与天堂最近的地方,初见冈仁波齐。一半艳阳,一半阴云伴着狂风中,唯东北菜最是温暖体贴

    上篇说到,在海拔4500米的萨嘎县城,东北餐厅不止一家,在主街上经过,不难发现这些餐馆。
     选了另一家进去,为了早餐。与我们脚前脚后进来的,还有另外一波客人。店里的陈设极为简单,老板是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背稍驼,一时手忙脚乱,喊了老板娘过来帮忙。稀饭很快就端了上来,但包子还在锅里,又蒸了一会儿。请老板煎几个蛋,结账时发现一只收费5元,这价也真是够可以的。

    离开萨嘎县城,继续走G219国道,往阿里方向行进。
    一早,太阳还未突破云层,天色稍暗。

    雪山隐约,配清冽的空气,高原为证,我们曾经来过。

   翻过托据拉山(也叫突击拉山)口,也是罩着阴沉沉的云。
   没什么景,便也没停车,直接过。

    云,有散开的趋势,坐在车里看景,是这一路的惯常节奏。

    天空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蓝,沙化现象也越来越严重。

    
    路基下,不仅有沙,还有垃圾,只要细看,总有人类留下的腌臜龌龊之物。

    遭遇堵车,知道前方一定是检查站。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停留,耐心等待。
    插队的车辆明显变少了,行至此处的,都是入藏多日的,之前插队的车被警察收拾了不少,估计那些习惯了投机取巧的车主也懂得了收敛吧。越插越乱是一定的,若都按顺序排队,节省的才是大家的时间。

    疑似“斜茎黄耆”的花,又现眼中。最近几天的路上,少有花看,就算有,也不成规模,所以拍得很少。

    果然,经过的是公安检查站,边防证也要提供,因为即将进入阿里。
    说起阿里,之前只是听说再听说,虽然去的人越来越多,却总会感觉与己无关。谁知,就这样,一边试探一边前行,竟然真的给我们摸近了。

    天完全晴了,蓝天又像上日般魔幻起来,白云飘然其中,如置身仙人的地界。

    高原上的蓝天是真的好看,再加上水的反衬,更加魔幻。

    羊儿漫地,也是不可复制的美景。

    伴行的水系,还是雅鲁藏布江,不见波涛汹涌,却是平静温柔,清澈、美得很。

    修在不远处的栈道,又是看景的,还是感觉没什么特别的景需要去那边看,一闪而过。

    飞机跑道般的高原之路,歌中唱的“天路”,本身变是景,美不胜收。

    牛羊成群,接受着高原的肥沃滋养。

    沙化的丘上,被一些游客用来滑沙。
    衣襟一定不会拒绝参加此类活动,但后果会是一身难以除去的沙,还会殃及很多,所以止于扫上几眼,上车离开。

    路边出现了一大片美丽的湖水,应该是珠珠措。  

    按理来说,应该把车子摆去湖边,那样拍照才更酷。下公路靠过去并不难,有众多前辈趟出来的成熟路线,照着走就是。
    可是方向盘紧握在家长手里,于他而言,护家人周全比美拍更重要,便止于在公路上拍。也确实,公路上拍片也是一种独特的景,也很酷。

    路,本身也是极美的。
    行前,对阿里是有置疑的,对车子也有置疑,因为对阿里欠缺了解,“无人区”几个字被烙刻在旧有的观念之中。担心身体无法适应那么高的海拔、担心路况不好、担心加油成问题、担心车子的排量和底盘……而只有真正走在路上,才知这些担心,是有多么多余~~~

    路况出奇的好,所以坐在飞速行驶的车里看景,才不是负担而是享受呀~~~

    天上的云如昨日一般给力,让目光为之追逐不停。

    当靠近路边的栈道出现时,停了下来,反正是经过,不看白不看。

    大概是湿地公园的概念,属当却藏布水系。

    因为积水,这里不仅有白云的倒影,还有与蓝天争艳的黄花,在有限的空间内,挤得不透风。

    沿着栈道浅浅地走了几步,走不快,因为海拔高度的问题,需要小心行动,不要出幺蛾子才好。
    景色确实好,由蓝、白、绿、黄几种主要颜色搭成的景,色彩纯粹、鲜亮。
    只是,人明显黑了,皮肤也粗糙了许多,天生底子薄,且疏于防晒,在所难免。

    水面上,竟然还飞着鸟,绝对出乎意料。

    所处的位置,是帕羊镇,属仲巴县,日喀则地区。被草原牧场包围着的帕羊镇,以海拔4569米的高度名列世界最高小镇
    离开栈道再往前没几步,经过一块大石头,上面写着“神山驿站”几个字,字体飘逸,苍劲有力,如行云流水,由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大师亲笔所题。下面的碑铭记录了帕羊镇的历史由来以及上海宝钢集团对口支援的壮举。
    帕羊镇还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镇,是日喀则的西大门,也是通往冈仁波齐和玛旁雍措以及阿里地区的必经之路。相传古代藏族人民的英雄格萨尔王曾带兵作战至此安营扎寨,为之取名“帕羊”,藏语为“中间宽广”之意,帕羊镇也由此得名。帕羊镇地理条件独特,自然风光优美,人文历史深厚,自古以来就是连接拉萨与阿里的重要驿站。

    G219国道从帕羊小镇街中穿过,两侧坐落着一栋栋藏族民居,红边白墙,清新优雅。每户屋顶上除了舞动的经幡,还插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色彩鲜艳,随风飘扬,是在告诉人们,帕羊这座千年古镇,沐浴的是中国大家庭的阳光雨露。
    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寻到一家名为“西域美食青海人家”的饭店,在众多的食客中,抢着下单了几道家常小菜。衣襟爱吃的蒜苔,尽管一再叮嘱厨师加水炖软些,端上来的还是硬的,说好的不放辣椒也还是放了,衣襟完全不吃。真盼着衣襟能再长大些,不挑剔吃什么,少让当妈的操此类碎碎的心。

    帕羊镇之后的路,还是最美的天路,蓝天伴着白云,若仙境般美妙。

    云生出了天使般的翅膀,带着车轮飞。
    当却藏布的水,弯来弯去的,也是极美。

    又经过一处检查站,稍许停留。

    依然是云来唱主角,舞姿曼妙,在天空的舞台之上。

    依然是万般美好的高原之路,任车轮滚滚,一路向西。

    前方见有一些车子停下来,这次不是因为配合检查,而是为了拍照打卡。
    “藏西秘境天上阿里欢迎您”几个大字,在闪闪发光。对多少人来说,都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得以一见真颜的阿里啊~~~
    只是,天为什么阴下来了呢?而且是马上就要冲进大雨里的赶脚,真的有这么不妙吗?
    不管怎样,这就进入阿里了,且小小地激动一下下。

    既然是进了阿里,加个油庆祝一下吧。
    加油站对面有家小卖部,和衣襟走进去,发现开店的也是咱东北老乡,亲切呀~~~屋子不大,基本上没什么货品,倒是看见了胡萝卜,衣襟爱吃胡萝卜,刚好路上解闷用。见我们要买胡萝卜,老板娘有些诧异,但还是挑出其中三根能用的卖给了我们,剩下的几根是干巴萎缩了,估计进货已经很长时间了。

    再次经过边境检查,出示身份证、边防证,顺利通过。

    天气真的变糟了,头顶的云撑不住,变做雨飘了下来,下得急,过的也急,不影响行驶。
    路边的水,是公珠措。
    公珠措位于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普兰县城就我们今晚的栖身之所;公珠距玛旁雍措约60公里,之所以今晚选择入住普兰,就是因为不想错过玛旁雍措。公珠措是经阿里南线进入阿里地区的第一个高原湖泊,湖面海拔4786米。
    公珠措周围延绵的那些山,是喜马拉雅山脉和冈底斯山脉边缘的原始大山。公珠措是大自然的整体杰作,美丽动人,草场、五色群山、雪峰、湖水、阳光照耀着山体形成的层次等等,是公珠措最美的那面面孔,只是我们经过时不巧了,色彩沉重些,但底色还在。

    另一边的天上,乌云滚滚,气势汹涌,怪吓人的。

   稍后换做温和些的云,也是乌云。不想要乌云,却请不走。

    同样的路,乌云下,失了姿色。
    前方的雪山,看着很像是冈仁波齐,难道这么快就给我们见到神山了?置疑中~~~

    
    再次看到湖水,虽距离遥远,却知正是三大圣湖之首的玛旁雍措。

    只是,说好的晴天呢,明明不久前还是朗朗晴天啊~~~

     停车想拍湖水,却因为距离稍远而不得真容。
     风很大,吹得脑门疼,怕衣襟不舒服,掏出帽子戴上,还好行李箱足够大,考虑到了保暖问题。

    再往前,天色稍放亮了些,那座雪山依然在,且更近了些,还真的,就是冈仁波齐。
    神山啊,这次的激动更多些~~~

    这一带的路,比较多的弯,但弯来弯去,总能见到神山。

    从219国道转到564国道上,家长把车子停了下来,看神山,便有了一个更好的角度。
    只是没多拍,因为天气不给力。明天还会经这里从564回到219上,期待明天会有蓝天,给我们好好拍拍神山。

    G564国道,也是路况极佳。它会一直将我们带到普兰县,会经过玛帝雍措和拉昂措。

    虽然天色阴沉,却是蔚蓝的湖,正是玛旁雍措。
    湖很大,一时走不完,便一边走一边找寻角度,期待可以更靠近些。

    天气是真的不给力了,说不定哪片云,就会变成雨,砸下来。

    G564的两边,分别是两个湖,稍小些的是拉昂措,人称鬼湖。
    被称为鬼湖的原因大致有二:一是它的东西南三面又受周边山体深色岩石影响,湖水水色较玛旁雍措灰暗,因此,人们称它为“鬼湖”;二是拉昂错湖属微咸水湖,由于湖水不能饮用,且湖岸周围植物绝少,故被称为“鬼湖”。
    鬼湖拉昂错与圣湖玛旁雍措原本为一湖,由于气候变化,湖泊退缩,水面下降,才由一条狭长的小山丘把它俩分开,至今两湖间还有一河相通,圣湖的水可以流到鬼湖中。G564正是修在了两湖之间,是进出普兰县的必经之路。
    在藏传佛教中,鬼湖亦被视着圣湖,传说释迦牟尼普度众生,用大米救济穷苦教徒,湖水是淘米水积聚形成的,因此,佛教徒们常来此顶礼膜拜,这里逐渐成为著名的佛教圣地。与玛旁雍错相比,拉昂错一直被冷落,主要是因为强加于它的传言:它是罗刹王的主要聚集地,印度古代《罗摩衍那的故事》中诱拐美女斯达的九头罗刹王就住在这里。更有人称在此湖边遇到一系列不吉利的征兆。还有一个原因,此湖周围没有温泉可以沐浴,冬季时气候寒冷,景色尤其荒凉。
    由于多年以来的气候变迁,湖水已不能外流,封闭成了内陆湖。拉昂措正在经历湖体消缩、湖面水位下降、湖水矿化度升高的过程,但它仍不失为一座景观壮美的大湖,特别是作为科学考察或旅游的对象,对于认识近代气候变迁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拉昂措属湖泊科考旅游风景区,1983年经国家外交部同意,向印度、尼泊尔等宗教国家开放。
    拉昂措北望冈仁波齐峰,在湖区湖滩岸上,据说是无风三尺浪,那是由于近期水位下降而形成的多道浪堤,圈圈层层环抱湖体,展示着高原近代气候动态变化的历程。因鬼湖中养育的大批珍奇鱼类、生物种群及对高原气候、生态环境的特殊作用,被列入中国湿地名录。
    天色较晚,阴天加剧了暗,加之一个鬼字,我们就不靠近了。

    将更多精气神,放在了圣湖上。
    从高处望见驶下去接近湖边的路,家长终于同意也往湖边靠一靠了。

    原来湖边还有一个寺,叫吉吾寺,修建在湖岸边的小山上。

    王尔德有言:“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天上的阿里,注定有着最美的星空,而吉吾寺无疑是一个伸手可摘星辰的地方,拍摄星空一定是绝佳之选。
    吉吾寺的规模不大,只是在山坡上有几间藏式佛舍,但其建筑布局却是仿效布达拉宫的样式。相传是莲花生大师晚年修行七日的地方,岩石上至今还留有一个大师的脚印,据说寺里还有从圣湖龙宫里迎请来的莲花生大师的塑像。
    从吉吾寺,不仅可以看到纳木那尼峰(海拔7694米,是阿里地区的最高峰,藏语中意为圣母之山或神女峰)、冈仁波齐两峰,更可以看到玛旁雍措和拉昂措一鬼一圣两湖,位置堪称绝妙。

    玛旁雍措是中国蓄水量第二大的天然淡水湖、是中国目前实测透明度最大的湖,是亚洲四大河流的发源地,有着“世界江河之母”的美誉,被唐朝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称为“西天瑶池”,是藏地所称三大“神湖”之一,自古以来佛教信徒都把它看作是圣地“世界中心”。
    
玛旁雍措最早名为“玛垂”,或“玛垂措”,是雍仲本教中广财龙王的名字。佛教经典说四大神湖中原有四大龙王,起初他们总是兴风作浪,危害人民。到了唐代藏王赤松德赞时期,莲花生大显神通,收服了四大龙王,使他们皈依佛法,逐渐成为藏传佛教的四大护法神。从此“玛垂措”也易名为“玛旁雍措”,有时写作“玛法木措”,藏语意为“永恒不败的碧玉湖”,藏语里“玛旁”是不败、无不胜的意思。玛旁雍措东为马泉河,南为孔雀河,西为象泉河,北为狮泉河,是四大江水之源。
    玛旁雍措是最圣洁的湖,是胜乐大尊赐与人间的甘露,圣水可以清洗人心灵中的烦恼和孽障。雍仲本教印度佛教、印度教所有圣地中最古老、最神圣的地方就是玛旁雍措,是心灵中最为尽善尽美的那个湖,是这个宇宙中真正的天堂,是众神的香格里拉,万物之极乐世界 。在印度教,说玛旁雍措是湿婆神的住所。每到夏秋季,佛教徒扶老携幼来此“朝圣”,在“圣水”里“沐浴净身”以“延年益寿”。
    湖水在低处,只能是站在高岗上俯看透明度最大的湖,被风吹得站不稳脚,眼睛勉强能睁开, 透明不透明的,顾不上多看。

    有经幡的地方,立着湿地自然保护区的石碑。
    转湖是虔诚的信徒们最诚心的体现之一,转玛旁雍措湖需时4-5天,需要体力支撑,我们就算了。

    站得更靠近湖的方向一些,若一直向下,是真的可以到达湖边的。为了节省时间和体力,就算了吧。

    风极大,站不稳,很怕衣襟被吹到湖里去。

    把头尽量包起来,感觉头被风吹得发疼。只是回看照片时,怎么突然就觉得那么像海青饰演的贵英呢?
    正对着湖拍照,突然发现很多鸟,飞落到湖面上。圣湖是淡水湖,有鸟本不足为奇,只是在高原上,鸟是稀缺之物,非常少见。

    那群鸟数量不少,与狂风搏击的样子,像暴风雨中的海鸥。

   有了鸟的加持,圣湖更加神圣、美丽了。

    车子是停在高岗上的,家长一直担心人被吹到湖里的问题,远远看着,看得心惊肉跳。
    而实际上,人离岸边还是有一些距离的,除非意外滚落,不然风险可控。

    对家长还是比较了解的,接近湖水的机会不会有很多次,所以多拍了几张图。
    本意是连着车子一起拍的,人坐到引擎盖上,面向湖水,拍侧写。但是家长不肯配合,也只能作罢。

    也确实,天色越来越暗,距离普兰县城也还有一段距离。这一路都是家长一人开车,累是肯定的,倦了就靠咖啡和红牛提神,所以能争取时间就尽量争取时间,早到早休息。
    继续往普兰县城的方向赶,绕着圣湖水。

    风一直很大,吹起的灰尘,仿佛湖水在快速蒸发产生的水蒸汽。

    行经地势平坦之处,还是把车停了下来。车子可以开到湖边,但是家长坚持停在路边,人走下去,一点一点接近湖岸。

    一点一点靠近,云层中透出的些许光亮,让圣湖的水色一时一变幻,美得别致。

    完全走到水边,因近岸的水不深,感觉不到明显的透明度。
    风还是很大,眼泪、鼻涕都被吹出来了,还好衣服穿得足够多。

    衣襟的身体素质好,一直喊不冷,这其中有叛逆的成份。

    层层包裹之下,依然可以做出高难度的动作来配合镜头,衣襟也是尽力了。

    天边出现了一抹蓝,将湖水照得更亮了几分。用手机拍的图,也是无需去灰的。

    湖边的沙地上生长着一些植物,要停下来细看,才能看得清楚。

    竟然也开着花。

    不得不称赞它们的坚强,不挑环境的生长。
 

    还有一种草上托着毛绒绒的粉红色,也不知是花还是果,呈现在眼中的只有可爱。

    回到公路上,回到车里,继续往前行,还是停不下来看圣湖。

    还有各种拍。

    还有雪山,时隐时现,时近时远。

    山峰连成排,驻成神一样的高墙,为高原保驾护航。

    我大中国山河之壮美,怎能不为之骄傲和自豪呢~~~

    远远地盘旋在公路上,看到县城就在不远处。
    而车速慢了下来,因为牦牛也要经这条路回家,不能和牦牛抢路,要多让让。

    进普兰县城之前,经过一道闸,工作人员给我们发了一张表格,记录了时间,说是离开普兰县城前再经过这里时,要提供核酸检测证明。
    好些天没测过核酸了,别的地方都不要求,为什么普兰偏要呢,而且还是进入时不要,出去时要,也是神奇了。
    还给了我们五个试剂盒,要求进行自我监测,并在小程序里完成上报。顺便问了问县城里面是否可以测核酸,回答说是人民医院可以,不过当日营业时间已经停止,今天是来不及测了。看时间,马上八点钟了,医院关门也是正常的。
    既然来不及了,也就不想了。进入县城,先吃饭,竟然还是进的东北饺子馆。每天都能吃到饺子,这是神仙一样的旅程啊,而且还有肉段、酸菜以及炸小鱼~~~

    普兰县城的海拔只有3900米,远远低过昨晚萨嘎的4500米,感觉行走轻松了许多。
    饭后办入住,景菲假日酒店的家庭亲子间,位于大楼的侧面一楼,是个独立的门,估计是储藏式改造的吧,推开房门就是院子,车子就停在门边。
    多问了老板一句人民医院测核酸的具体时间,告知是晚上9:30截止,看手机,9点刚过,还来得及呀。幸好啊,幸好多问了这一句,解决的可是大问题。
    二话不说,急忙召集人马往人民医院的方向拉练过去,步行几分钟后到达。进入前厅收费窗口递交身份证件,完成交费(每人5元)的动作,恰到好处地成了当天的最后一波受检者。
    手里拿着收据,妥妥地,去往大楼临近公路的一侧,那里设有采样窗口。排在我们前面的是一群拖家带口的当地人,貌似不常测,经验不足,提交资料的过程很不 娴熟。
    妥妥地,完成检测,明天出普兰不慌了。

    回到房间,又完成了试剂盒的那部分流程,包括上报,这才安心睡下。

   

阅读(15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