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 · 塘朗山公园】 行色匆匆

0

    最是舒适的季节,每周一山。
    就像孕妇效应一样,对登山感兴趣的时候,各路消息纷至沓来,有大雁顶,也有塘朗山。
    既然大雁顶有难度需要精心准备,那么就先试试塘朗山吧,从家里出发,步行,20多分钟,爬过架在北环上的天桥,就可抵达登山口,竟然这般方便,为什么才得知这一消息呢?
    一路都被追问,为什么这么近的山,来深圳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展开实际行动?答案,或许有很多种,或许根本就没有,是时机,时机到了,自然就来了。
    登个山而已,简单就好,还是先从爬上天桥说起吧。簕杜鹃盛放的城市,总是给人惊喜。

    天桥的那面,火焰树也捧着火红的花朵,仿佛盛夏时节。

    下了天桥,登山道口很显然,不用问都知道。
    有紫荆把守的登山道口,无疑是最完美的开始。

    莫名地下了一阵雨,工作人员劝我们去梅林方向就好,不要真的去往塘朗山方向,说是雨天湿滑。
    确是下了雨的,花木上留着雨滴,阳光下闪着光。

    其实,阳光正明媚。

    开始就是台阶,一连串的台阶,很快就脱去外套,走出一身汗来。
    登山,为的就是出汗,一身汗管一周,一周后再来。明明爬台阶并不轻松,大家的情绪却都很好,疏松筋骨,神清气爽。

    路线标志也修得完善,基本上是以一个又一个的亭子为标志。
    好吧,人是虚了的,为了亭子,只要亭子能看就好。

    依然一边爬山,一边记录,遇到的那些小可爱。

   渐渐,爬过一个山头,换下一个,台阶修得更齐整、漂亮了。

    51年生人的大姐,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态,永远都是妹妹们学习的榜样,向大姐看齐就对了。

    台阶上也有数字标识,也不知是从哪个地点算起的。

    一棵倒掉的树上,生了很多白色的蘑菇,由此说起童年,说起山林,说起母亲,这些共性话题,总是熟悉的亲切的,并不遥远。

   梅语阁,是此番爬行的最高点,再往西,才是塘朗山主峰,如果时间允许,是可以一路走过去的。
    下午大姐有事,需要控制时间,所以脚步至此。
    美美的天空下,美美的心情。

   站在亭子上看下望,同样看到火焰树火红的花朵。

    还有不知道哪里才对的塘朗山,在不远处。

     亭子东侧还有一处平台,可瞰福田城景。

     美中不足的是只有玻璃护栏,若把脚下也修成玻璃的,就更赞了。

    但还是可以借此娱乐一番的。

    没有往塘朗山主峰方向走,选择了梅林方向,也是下山。
    遇到从福田农批方向上来的两位美女,互通有无。听说她们要去涂鸦墙处看一看,也跟着心动。还是时间关系,以后再安排吧。
    这段路还在修建中,估计不久之后,土路将不复存在,全部变成石板路了。与好走的石板路相比,更喜欢土路,那才是真正的山野自然。

    走到另一个亭子处,看见了梅木水库。

    之前从梅林水库那里行过梅林山郊野径,是贴着水库上行的,没有机会从高处看梅林水库。
    而今乍现眼前,意外,也惊喜。

    路又有分岔,有往梅林水库去的,也有往农批方向去的。
    遇上行之人,打听到通往农批方向的路,一段猛烈的台阶之后,下到山脚。
    在一棵树下,遇到秋天。
    那是久违的秋。
    此时人又虚了,把重点都给了这难得的秋色。

    树下,看到成片的红色花朵,查,是蓝雪花的同属,名为红雪花,或红花丹。
    花儿太红了,也太多了,匆匆而过的脚步,只撷一枝,草草记录。

    倒是挂在树上的香蕉另大家驻足许久,它们太显眼了,个头大,密集,且与甜蜜相关。

    按品种来说,它们大概叫“高脚顿地雷”,很奇怪的名字。

 

    细细地看,研究中间那个褐红色的大家伙,到底是什么,发现它一层层打开,每打开一层,便有一排香蕉结出来。
    这自然,真是神奇啊。

    回到山脚下,再研究一遍走过的路线,发现没走过的地方还有很多,期待下次再来。

    走到山门处,发现眼前直直地,正对着福田农批。
    大家都常常来的地方,却不知道,还藏着一处登山道,这么方便。这座城市,总是给人神秘与惊奇。

    既然是到了农批,就不愁找不到吃的。
    肚子都空了,一碗汤面下肚,解乏且舒服。

    一周过去,有下周接着。

阅读(2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